初恋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那时,我四岁半,在幼儿园大班,她大约是同样的年纪吧。她当时的样子我已全然记不得了,并不是因为年代久远而记忆模糊,似乎是因为我从没仔细看过。四岁半的我,还没有来得及堕落到后来那样“重色”的地步。

唯一记忆清晰的是那天我因为顽劣被幼儿园阿姨关在了文件柜里,她隔着柜门在外面陪我说话。几十年后我再想起这一幕,我仍觉得意味深长,仿佛是妻子探监隔着冰冷的铁栏安慰身陷囹圄的丈夫。

我“出狱”以后,对她就有了一种不同以前的感觉和态度。当时并不知道,但后来回想起来很清楚那种感觉叫“爱慕”,那种态度叫“讨好”。这是我第一次对异性有了这种恋慕,初恋的定义不正是这样的吗?

但我的爱慕和讨好似乎也并没有让她对我另眼相看。有一次我把我最钟爱的飞行棋的骰子巴巴地送到她手里给她玩,她似乎并不感兴趣,不一会儿就扔到了一边,让一旁的我好一阵的黯然神伤。但她的“无情”似乎并没有浇灭我的热情,每当她和我说话时,我立刻又振作起来,脸上是草体的谄媚二字,以一种无所希求的迷蒙的喜悦去感受她的存在。

我的这场初恋没有能够持久,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见异思迁,而是因为我五岁多一点的时候,我父母发了失心疯,非要让我开始上小学。我知道他们是望子成龙,但他们没看出我是大器晚成的品种吗?

就这样,我离开了幼儿园,也离开了我的初恋。我忘了我离开的时候有没有恋恋不舍,大概会的吧,我那个时候那么纯洁。

。。。。。。

后来,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已经是高一的时候了,所谓的见到也就是远远地看到。知道是她也只是因为她的名字。当我淡淡定定地远望着她,我知道她已经不是她了,或者说我已经不是我了。

再后来,我去北京上了大学。听说,她没有考上大学,不久就嫁给了某县官的衙内,还没来得及为她祝福或者替她不值,又听说她“病死”了。她的弟弟要找姐夫拼命,因为她死去的身体上满是瘀青。。。

我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心里充满了哀伤和不快,但同时又很安静,仿佛知道地震过去了,余震也平息了。。。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bcloud7 says:

    牛。。。四岁半时候的故事也能记得这么清楚。。。

  2. lefteyefocus says:

    别的事记不住,初恋还记不住?

  3. robopanda says:

    ft,有人不停的翻老帖子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