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是怎样练成的 (二)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干干。。干。。干干干。。。干嘛?”我半是惊惧,半是受宠地在猜测校花是不是要娇斥道:你睡觉就睡觉,你打什么呼噜啊!?

“能借我一只笔吗?我的笔没水儿了。”她问道。

“能,能!”我忙不迭地把笔递上。

把笔递过去后,我发了一会儿呆,好像找不出什么不把身子扭回来的理由,我深知“强扭的身子不舒服”的道理,就默默地把身子扭了回去。

过了良久(这“良久”是多久我也不懂,反正感觉上挺久的意思),后面没什么动静,连笔在纸上写字的”沙沙“声都没有,我连运十多口气才压住回头去问”我的笔好不好用啊?”的猥琐欲望。正当我气沉丹田地向道德完人的目的地迈进的时候,我肩部的天宗穴又中招了。。。

这次点我穴的不是兰花手,是判官笔!就是我借给校花的那枝圆珠笔。

”用完了,谢谢你。“校花把笔递还给我。

我悻悻地接过笔,”怎么就用完了?“我脑子里还跟那儿纳闷呢,而我的手碰到了一个东西。仔细一看,原来在笔帽下别了一张小纸条!纸条小到大概只有4厘米长,1厘米宽,把纸条展平,上面有两排十个字的”蚊子头小楷“: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坏的!

那个时候的我还远没有今天这样冰雪聪明,但即时智商80也能觉出这样一句话意味深长,别有用心吧。令人伤脑筋的是,这句话传达的意思又远远不同于“你真坏!”三个字所传达的亲密与撒娇,这句话暧昧十足,又圆滑得超过了“桃园三结义,孤独一枝”的模糊。

我把两行十个字正过来,倒过去地反复端详了几遍,确定了不是什么藏头诗,藏尾诗,然后又踌躇半晌,最后在一张也是长4厘米,宽1厘米的小纸条上写了一句让人吐血三升的话:为什么说我坏啊!然后以一招苏秦背剑式把纸条向背后递了过去。。。

因为紧张,我这招苏秦背剑使得相当狼狈,把校花的文具盒还给碰翻在地。不过这些是枝末小节,咱们暂且按下不表。单说那校花是果真了得,看了我那张令凡人吐血三升的纸条,不但没吐血,反而嫣然一笑,抄起笔往一张半个巴掌大的纸片刷刷刷地写了起来。最奇怪的是,她居然没有借笔。

在我还在为我的二百五问题懊恼不已的时候,肩部曲垣穴被点。半个巴掌大的纸片递了回来,上面ABCDEFG地列着我坏的证据。到底是英语课代表,在我们还在用1234567列表时,人家已经开始用ABCDEFG了。这时,我抬杠的本能开始苏醒,愤然地从作业本上撕下一篇纸对校花所列的ABCDEFG逐条反驳,写完后自己又检查一遍,确定是义正辞严,锐不可当,然后仍然以一招苏秦背剑向后递了过去。这次使得好一点了,因为校花的文具盒没掉地上。

正在我想象着如果校花这么这么驳我,我就这么这么反驳回去之际,背后神堂穴又被点了,接过校花的纸条一看,人家校花根本没接我的招,这张纸条上开始扯别的了。我也没有执著地让校花先回复我反驳的问题,而是很温顺地跟着她的话题继续奋笔疾书。最后跑了几个题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当天放学时,我的作业本被撕得就剩半本了,一抖落,另一半也哗地一下散了。

 

(吐比康踢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