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是怎样练成的 (五)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就这样,剩下的时间里,我带着景仰与羡慕,傻呵呵地张着嘴,听她给我讲她的一篇又一篇的传奇故事。那么好为人师的我居然忘了对故事加以点评,所有的语言能力只剩下问“后来呢?后来呢?”我的十万个“后来呢”还没来得及问完,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从八点半到十二点半,我听了四个小时的故事。

“哟!得走了,太晚了,回家要被我妈骂了。”校花说。

“哟!这么晚了呀!都忘了时间了,走吧。” 我说。

我们关了灯,锁了门,走出了医院。因为我们俩家不住在一个方向,出了医院,我们就say bye bye分手了。当年的我大概太二了,很缺乏护花的意识,居然让一个女孩子,而且是一个比较容易让人犯罪的女孩子,一个人在半夜十二点半以后走回家去。这件事我基本上没跟别人提起过,因为每个听过的都指责我,”人不能猥琐到这个地步吧!?“

倒是当事人校花人家没指责我,只在第二天的纸条里写道:”其实我挺害怕的,又不好意思让你送我回家。。。不过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妈没骂我!“

在那次医院夜谈以后,我们的BBS上内容有了质的变化,从谈古说今的漫无边际渐渐把话题集中到自己身上,象“今天见了什么人”,“今天说了什么话”,“今天家里吃了什么菜”,“今天有没有挨老妈骂”等等等等,总之,除了拉撒没提以外,话题琐碎到让你觉得今天红豆的部落格里的话题都严肃的和社论一般。但是我们没有再面对面地聊过。下课的时候我常常趴在窗口望着学校后面的那排小树苗,“什么时候才能成林啊?”我呆呆地想。

然后,就放暑假了。我们的BBS也没法继续了。有那么一两次,我陪我老妈去自由市场买菜,偶遇她也陪她老妈在那里买菜,她老妈认识我老妈,两个人碰到了自然要寒暄两句,而我们俩在一边依旧是形同陌路的样子,表情肃穆庄严得让你觉得观音如来的塑像看上去都有几分淫荡。

再然后,暑假放完了,我们升高三了。我仍然坐在校花的前面,我们的手工BBS又重新开张,一时间,洪水滔天,你想啊,暑假一个多月,得遇多少人,说多少话,吃多少菜,挨老妈多少妈啊!我们一点点地追忆,倒叙,一点也不嫌麻烦。今天的孩子们在BBS上考古多翻了那么几页就抱怨,真是和我们那个时候没法比。

可是好景不长,在我们刚刚把暑假生活追忆完,准备把话题里的时态集中到现在进行时的时候,严打开始了。。。

(吐比康踢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