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是怎样练成的 (十二)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嗯。。。你是怎么想的,我们的事”最后到底还是校花把话引入正题。

“我们。。。?我也不知道。。。”我一副愁眉苦脸德样子跟死了心爱的宠物小强似的。

“怎么会不知道呢?”校花显得有些愠怒,浴后被蒸汽蒸得微微泛红脸似乎更红了一些。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们将来。。。能怎么办。”我嗫嚅道。

“我也不知道将来一定会怎么样,但我想努力试一试。”校花有些动情地说。

“可是。。。如果明知没希望,这种试一试不是徒劳吗?增加的只能是痛苦。”我渐渐进入状态,我对辩论永远情有独钟。

“但是,不试的话,又怎么知道没有希望呢?”校花反驳道。

“有经验,有推理,有前车之鉴啊!难道臭鸡蛋一定要尝了才知道臭啊?”我诡辩一向是很拿手的。

“你说的这是两码事儿。。。”校花刚刚转为粉白的脸又一次变得粉红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我和校花把“试了才知道不可行”还是“知道不可行就不应该试”的问题像前人对“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研究一样,进行了热烈而深入地探讨。

一个半小时后,我们俩个都疲惫不堪,但谁也没说服谁。校花意识到“晓之以理”完全是对牛弹琴,开始改变策略,对我“动之以情”。你还别说,我就特别吃“动之以情”这一套,她先是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然后是复习那些在只在纸上存活过的艳词丽句,弄得我恍惚地觉着好像都真的发生过一样。最后,我前一个半小时高举着的盾牌,在后来的二十分钟内缴械投降了。

最后我们达成的共识是:不谈未来,不作承诺,顺其自然,活在现在。

这肯定不是校花一开始期望的结果,但仅仅达成了这样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共识,已经让她很开心了。多年以后我回想起这一幕,仍然为她所做的委屈求全所感动。

看到她开心起来,我也放松下来,开始欣赏面前美人出浴的她。这时的她,比一年前要瘦削了不少,离杨玉环的形象有了点距离,但更显得清丽了。她似乎很喜欢一身的白衣胜雪,唯一与白衣胜雪相衬映的是及腰青丝如墨。也许是因为头发太长了,头发仍没有干,在肩头,也许还在背后,把她的裙子洇湿了。她抄起一只筷子,把头发盘了起来,及腰的墨色瀑布立刻变成了头顶的层云堆卷,我瞧得有点目瞪口呆,一根筷子居然能玩出如此花样。在校花头发盘起来后,我突然发现她的脖子很修长,这和我印象里的杨玉环又有了点距离。我把目光接着往下移。。。

(吐比康踢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