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是怎样练成的 (四)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那天上课的时候,校花传来一张纸条,说有事情要当面问我,让我找个地方可以见面说话。下课后我绕着学校寻摸了三圈,也没有见一篇小树林。但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绞尽脑汁终于想起了一个地方:我妈的办公室。

我妈的医院离我们学校非常近,我妈经常让我在学校下晚自习后继续到她办公室读书,所以我有我妈办公室的钥匙。于是我把我提议的地点写在小纸条上递回给校花,校花也欣然同意了。当天晚上,还没等下晚自习我们就一前一后地走出教室,前后间距大概有20-30米,那副情景颇像接头的共产党员。五分钟以后,我拐进了我妈的医院,找到我妈的办公室,打开门,打开灯,然后坐在我妈的座位上有些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过了良久(在这里,我要先扫瑞一下,关于时间的用词在我的脑子里一向很平泛,觉得时间长就是“良久”,觉得时间短就是“弹指一挥间”,没别的新鲜的了),医院楼道里传来了高跟凉鞋的“塔,塔,塔”的声音,还带着一点回声。稀奇的是,我的心率居然和那“塔塔”声的节律完全吻合,人正常行走的步率应该是一秒钟两步,这也就罢了,校花那天走得好像还有点快。

“塔塔”声突然停了,我的心脏好像也突然停了一下。抬头一看,校花一身白色连衣裙,一双白色凉鞋,亭亭玉立地站在半掩的办公室门口。

“还。。。还还。。。还怕你找不着呢!”我一紧张就结巴。

“这条走廊上就你这一间亮着灯,我又不笨。”校花说。

“呵呵,这。。这这。。这倒是。。。你。。你。。。你喝水吗?”

校花没有回答,抿着嘴笑了笑,摇了摇头。但我因为手不知道往哪里放,还是忙不迭地把水倒上,放在校花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回到我妈的座位上重新坐下来。校花坐在对面和我妈同屋的医生的位置上,我们中间隔着两大张办公桌,那架势似乎是要进行一次你死我活的谈判,我脸上的表情更是肃穆得像是马上要签署“二十一条”,校花的表情倒还蛮自然的。

“你。。你你。。。你说有什么事情,要。。要。。。要面谈?”我还是紧张。

“噢,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黄慧娟(我们班的另一个女同学,人也长得不错,学习也不错)在背后说我坏话,还想联合班上其他女生孤立我(我后来知道这种行为叫杯葛),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想问问你的意见。”

已经做了一段时间”知心弟弟“的我对这种问题简直是轻车熟路,脑子里的应付方法如果登在杂志上”知心对话“栏目里,够登八期的。于是乎,我那”一恨毛片有码,二恨卖弄无门“的猥琐性格再次膨胀起来,人也不紧张了,话也不结巴了,掰着手指头(自己的)给校花ABCD地列上兵如何,其次如何,其次如何,其下又如何。你看,咱们和英语课代表的水没白灌,也学会列ABCD了。一些条我还故意地说得比较模糊,就等着校花发问,咱好给她掰开了,揉碎了慢慢讲解。

”算了,不说她们了,我才不在乎呢!说点别的吧。。。“校花又一次把话题岔开,可怜我那些欲盖弥彰的伏笔啊,只好闷在心里长毛了。

”那。。。那。。。那说什么呀? “

”说说你自己吧?“

”我?我。。。我没什么好说的呀!“

”那我说说我吧,你愿意听吗?”

“愿。。。愿意!”

“我的事你听说过吧?”

“哦,听。。听说过一些。”

“你别听他们瞎说,其实根本不是他们说的那个样子。那个王晓江你认识吧?我那个时候。。。”

 

(吐比康踢牛)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