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一)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很久没有乘国内航空公司的飞机了,所以也就很久没有接触国内的空姐了,也就以为一
些记忆已经渐渐被淡忘了。这次回国乘坐的是海南航空公司新开的北京至西雅图的直航
,又见到了久违的中国空姐,发现,记忆从来不曾淡去,它只是蜷伏在某一个角落,在
你最不提防的时刻,跳将出来在你的心上咬上一口。

认识张妍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空姐,因为我不是在飞机上,而是在火车上认识她的。那
年夏天,我从南京出差回北京。你看,又是夏天。万物都在春天蠢蠢欲动,而我的所有
事故都始发在夏天。

我非常喜欢乘坐长途火车并在火车上和完全陌生的人闲聊胡侃。这种不问过去,不问将
来的人际关系非常符合我那如一篇篇零散而等待装订的册页般的人生经历。

总的来讲,我是一个内向的人。但内向并不代表沉默寡言,我在生人面前话非常多,天
南海北,古今中外,甭管对方是什么年龄,什么职业,我都能在5分钟之内和他聊得热
火朝天。我和熟人话也非常多,这是我好为人师的毛病造成的,总觉得自己满腹的道理
学问不及时兜售一下,是对朋友的极大的不负责。我最沉默寡言的时候,是面对半生不
熟的人。“半生”的关系极大地限制了我随心所欲,天马行空的演义想象力,“不熟”
又极大地限制了我不怕推心置腹,自曝其短得勇气,所以,我只能选择沉默。

一不小心又把话扯远了,咱们回头说我怎么认识张妍的。上了南京至北京的列车,我找
到了自己的铺位,稍待坐定,我便开始打量自己这边上中下铺和对面上中下铺各是哪路
神仙。

我自己是下铺,和我同一侧的中铺是个三十五六的少妇,上铺是她的孩子,一个八九岁
的男孩。小屁孩儿十分地顽皮,在卧铺的梯子上爬上爬下,卧铺上钻进钻出,十分地闹
心。待我把眼光投到对面时,眼前不禁一亮,对面的下铺靠窗坐着穿着鹅黄衬衫的古典
美女,目测身高当在1.70米以上。(我非常拙于描写美女,反正让我怦然心动,有一点
点小邪念跟那探头探脑的,基本上都是相当不错的美女,至于具体的眉眼口鼻,请广大
读者自行想象。)美女以手支着下巴,眉头微蹙,好像很专注地望着窗外。我悄悄顺着
她的目光往外望,车还没开,站台上除了拖着大小行李赶火车的人们,实在没什么特殊
之处。下铺还坐着一个50岁左右的中老年男人,他应该是对面中铺的主人,因为看见他
整理放在中铺的一个行李袋。对面上铺是个戴着眼睛的WSN,一上车就抱着本书看。书
包着书皮,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书。如果是黄书看得那么认真我就原谅他了,如果是
专注于什么不着调的专业书而错失欣赏美女的机会,我只能在内心鄙视地喊他“变态”!
经过这么一打量,我知道我这寂寞的十多个小时的旅途要靠勾兑对面的美女来打发了。。。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