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九)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你别看我现在写起来语气激动,我当时只是稍稍发了一会儿懵。等懵劲儿过去了,好象最该激动的那一刻也跟着过去了,再装做很激动就有些矫情了。

“不会吧?这么大的人了还怕打雷啊?再说了,你这又不是最高层,雷真的劈下来,上面那么多层帮你接着呢。”我嘴巴上这么讲,脚却迈进了房门。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的雷多吓人,就跟在头顶上似的。还有闪电,有几道都劈进窗户里来了,我昨天吓得大半夜都没敢睡。”张妍很委屈地说。

我确实不知道,我只隐隐约约地听见似乎打雷了,下雨了,然后就是一夜无梦。我醒来时都奇怪自己难道不是应该辗转反侧的吗?“好吧,等会儿雷声停了,雨小点了,我再回去。”我很通情达理地说。“就是啊!你现在回去,半路正好挨淋。”张妍又找到一条让我理直气壮地呆下来的理由。

进得屋去,我在屋子中间的那张孤零零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张妍则去洗手间洗洗漱漱。等她洗漱完出来时,我赶忙站起来,那扭捏劲儿象是我呆的不是我自己已经住了几年的屋子,而是初次在别人家做客。

张妍在床边坐下来,变戏法似的弄着一小堆瓶瓶罐罐,在脸上抹来抹去。我跟那扭捏了半天,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一副受审的样子。突然外面一声炸雷响起,我和张妍都是一个哆嗦。这雷声还真是挺吓人的,尤其是心里有鬼的时候。

“你坐过来点,坐那么远干嘛?”张妍往床边拍了拍。

呆坐在屋子中间的椅子上确实别扭,本来不尴尬都弄出副尴尬样子来。我自己的房间,我这是跟谁呀?于是我痛快地站起来,坐到床边去。我从书堆里翻出了张中行的《禅外说禅》,在那一本正经地读了起来,当时心底真是一片澄明,半丝邪念都没有。

说道这,忍不住要插叙一段事。大约一年后,我和张妍在同一张床上,几乎以同样的姿势,各自抱着一本书在读。“左眼,你干嘛呢?”张妍突然问我。“读书啊,你没看见?”我冲张妍扬扬手里的书。“我怎么看见你尽偷看我的腿啊?”张妍挤兑我。“我只是偶尔瞟一眼,读一章,瞟一眼。”我赶紧解释。“你看的什么书?章节分得好短啊!”张妍说。

回头再说我当时捧着那本《禅外说禅》正读得专心致志,窗外雨声大了,雷声小了,张妍在床的另一头,靠着床头也在读着一本什么书。就这样,过了良久,突然听见一个幽幽的声音说:“我本来以为我永远不要来北京的。”我抬起头,往四下看了看,屋里没别人,我十分肯定这话不是我自己说的,首先,逻辑不通,我已经在北京呆了七八年了,要说这句话也不应该现在才说;第二,声音是个女声。所以,这个声音只能是张妍发出来的。

“要不是上次来北京做手术,我是永远也不会来北京的。”张妍大概不知道我正在那醉心于自己的逻辑推理,还以为我们听见她刚才的话,所以又说了一遍。

“等等,你说什么?上次来北京做手术?!”我很是吃惊。“不是你爸爸到北京学习,你顺便到北京玩吗?”我疑惑地问。

“我爸爸来学习是真的,但我不是来玩的,是来做手术的。”张妍回答。

“做什么手术啊?还非要到北京来做?”我追问。

张妍脸红了一下,没有说话。过了大概三秒钟,用手指了指左胸。。。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