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十三)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和校花那次,我们是理论建设远远地走在了社会实践的前面,在纸片上已经爱得死去活来,天翻地覆了,在生活里,确连手也不曾牵过。(详见“文青是怎样练成的”)而这次,整个恰恰相反,理论还片瓦未见,实践已近直奔小康了。两种理论和实践不同步的后果都是让当事人产生极大的困惑。前者迷惑于在面对面时老是问自己:和我谈恋爱的真的是面前这个人吗?后者迷惑于在不能面对面时老是问自己:我和她(他)这样算是爱上了吗?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去我哥们儿那去借的宿。我每天仍和张妍吃晚饭,我请她一顿,她请我一顿。我们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都绝口不提,仿佛那只是做过的一个梦,醒来就该落花无声,水过无痕。

两天后,她拿到了检查结果,一切正常。第三天,她要飞回南京了。我要求去机场送她,这次她没有谢绝。

当她在我视线里消失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有点想她了。我还试图找个地方能看见她所乘坐的飞机起飞,最后发现影视剧里纯粹扯淡,你根本就看不见哪架飞机起飞。你跑到机场外面虽然能看见偶尔有飞机起飞,但你根本就看不出是不是你想要看的那架飞机。

张妍这次回到南京给我来了电话报了平安。和上次她离开时有一点不同的是,我这次有了她的电话和地址。在她离开后的最初十来天里,我生活举止都还算正常。但两个星期一过,我有点抓狂起来。我时不时给她挂个电话,但她经常不在家,她家里人她在班上,他们宾馆还真忙!她也不给我她们宾馆的电话,说她在班上没法接电话。

张妍基本上不给我打电话,但她给我写信。没想到,她一格娟秀女子,笔迹倒有几分刚劲。写信我是强项,虽然很久没动笔了,但宝刀不老。在中秋节的时候,我用小楷在连篇的打印纸上把怎样第一与她见面,一直到最后怎样在机场道别回忆了一遍,而且对于那一夜,我没有继续装失忆。她收到信后给我来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她说:“你的字真好!”我问:“还有呢?”她答:“没啦。”“这就没啦?!”我异常郁闷。

想去见张妍的愿望愈来愈强烈,终于在国庆到来前变得不可遏制。我买了十月二号北京飞南京的机票。我没告诉张妍我要飞去南京去看她,我准备给她个惊喜。其实,她会不会喜我不确定,但惊是一定的。

北京飞南京只用了一个小时不到,比我从家打车到机场还快, 飞机不到11点就将落在南京机场。南京的机场相比北京的来要小很多,似乎出入港都在一层。我下了飞机后,背着我的背包晕头转向地找出口,出口还没找到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不,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群人。。。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