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二十一)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这丫头居然一本正经地称我为先生?!

“嗯。。可以给我杯水吗?”我问。

“当然可以,是矿泉水吗?”

“有果汁吗?”我又问。

“有的,橙汁,苹果汁,桃汁您要哪种?”

“有可乐吗?”

“有,要加冰吗?”

“我想,我还是来杯咖啡吧。”我说。

张妍把一杯矿泉水狠狠地搁在我面前的小板上,不理我推着车往前走了。

杯子搁下时吓了我一跳,就餐板上都溅的是水。我旁边的一位女乘客也是一副错愕的表情。“嘿嘿,我女朋友。”我指指张妍,讪讪地向那位大姐解释。见大姐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我恨不能把我在火车上怎样巧遇张妍的故事给她从头摆一遍。。。

我没有等到张妍第二次给我送食送饮料,飞机就降落在南京机场。

出了机场回家的路上,张妍满脸的不高兴。

“我那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嘛!还真生气了?”我哄她算是道歉。

“我不是因为那个生气!”张妍一张俏脸还真是气得不轻。

“那你为什么呀?”我纳闷地问。

“你自己想去!”

“我想不出来。”反省了半天我也没发现我还有什么别的地方可能有差池。

“在飞机上,我冲你笑了好几次。你都不理我,就忙着和边上别的女人聊天,聊得那个欢!”张妍怒道。

“你那是冲我笑啊!你不是说你们的训练就是眼里根本没谁地一笑,也让人觉得是专门为他笑的吗?我怎么知道你哪个是眼里有我的笑,哪个是眼里没我的笑啊?再说了,我边上的那位大姐,比我大一张儿不只吧?我犯得上吗?”我理直气壮地反驳,这种原则问题不能稀里糊涂地就范,否则落一辈子的短。

“我不管,反正你惹我生气了!”张妍见道理讲不过我,干脆不讲了。这一点她有先天优势,她可以耍小脾气,而我不能。

“唉!你这个脾气怎么当上空姐的?你不是说过你们受了多大的委屈都要微笑,道歉,再微笑,再道歉的吗?”我无奈地说。

“他们是我什么人?你是我什么人!”张妍愈发委屈地哭了。

。。。。。。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真正理解她心底的委屈。在这里不妨多罗嗦几句,空姐(更准确的叫法应该是空乘)这个职业远不像我们大多数人想像的那样让人羡慕。非常非常地累,工作环境条件也不好,我们偶尔乘坐一次飞机享受服务还觉得疲惫不堪。而空乘们却要长期在缺水干燥,高辐射的环境下工作。选上飞机时身体都是健康得不能再健康的(空乘的体检非常严格),但飞了几年后身体没有不带病的。这些还在其次,更糟糕的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每天侍候人,还要遭恶语,冷眼,性骚扰。受了委屈打下牙往肚里咽,还要微笑,微笑,再微笑。微笑是服务行业的金科玉律,所以她们要么是躲没人的地方去哭,要么是在见到亲人时,把心中的压抑发泄发泄。

有机会读到这篇文章的童鞋,希望你们能够乘坐飞机时,在接受空姐服务时能报以友好的微笑,诚挚的谢意。比如说,我这次乘坐的海南航空,一个星期她们要在西雅图和北京之间飞两个来回,飞机上的时间就近50个小时,那个在你面前给你倒水的女孩子可能四五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如果你不得已地带了超重的随身行李,不要袖手旁观地等并不是铁金刚的她们帮你把行李往行李架上放。另外,请慎用你座位前方的呼叫铃,一般乘务过个几分钟总有路过你身边的机会,不要因为并不紧急的一杯水,一条毛毯,一片废纸一遍又一遍地呼叫。我在飞机上见过找空姐要指甲刀,要挖耳勺的。拜托,她们毕业于航空学校,不是魔法学校。

读这篇文章的童鞋如果有志于成为,或已经成为她们的家属的一员,希望你坚守当初的爱与梦想,多给她们些安慰,多给她们些关怀,不要奢侈地索要她们在机上的“灿烂”的微笑,她们的靓丽身影没有那么坚强。当然,我深刻理解,你们也是真不容易!

读这篇文章的童鞋如果有和我一样的,那么pat pat吧,回忆越多,心里越郁闷,不如洗洗睡吧。。。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