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二十六)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张妍以前见过关心两三次。关心有一点和张妍相反,张妍是对乘客如春天般的温暖,但对朋友亲人不说是无情吧,反正是不那么温顺;而关心是对病人如严冬般无情,但对朋友即温柔又关心。所以我有一次愚蠢地对张妍说:“你看人家关心,同样是家里做姐姐的,你俩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男童鞋们看到这里赶紧拿出小本本记下我的血泪教训,那就是女的可以理直气壮地向你抱怨你看看人家老公或男朋友如何如何,你千万不要以为你也有同样的权利说你看看人家老婆或女朋友如何如何,否则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说尚且有一顶“老婆总是别人家的好”的帽子在等着你呢。

我当年就是这样不识时务,张妍听了后很不高兴。以后见了关心,就带了一份敌意,提到她的名字,也要话里话外地捎带我两句。

话说曹三带着关心进了门,当然是要先寒暄两句喝口水。曹三看见我满屋子铺着的,挂着的我写的字,挤兑我说:“我说怎么把哥们儿都抛下了,原来躲屋里做墨客骚人啊!骚!真骚!”

“这幅真好,送我吧?”关心从字堆里挑出一幅,是我头几日写的条幅《蒹葭》。

“拿走,收藏好了!我作古后,值老鼻子钱了!”我小手一挥,颇为豪爽地说。

“走走走,晚了该没位子了。”曹三催促道。这厮一俗人最见不得我舞文弄墨,更见不得我在关心面前显摆。

“我不太舒服,你们去吧。”张妍突然在一边说道。

“嗯?不是说好的吗?”我惊诧地回头看着张妍。

“是说好的,但我突然不舒服,怎么了?!”张妍犟道。

“哦,那么改日,改日吧。”曹三见出势头不对。

”张妍大概是才下飞机没多久,累的。“我给自己打圆场。

”晓得晓得,咱们改日改日。”曹三说完领着关心离开了。

“你怎么回事儿你!”在阳台上和曹三道别后,我回到屋里怒视张妍。

“我怎么回事儿?我跟你说,你去给我把东西要回来!”张妍仿佛气比我还大。

“要回来?什么东西?什么要回来?”我不知张妍何指。

“字!”

“字?我送人幅字怎么了?”

“那是你写给我的。”

“给你写的?我前两天才写的,你进屋后看都没看。怎么就成了写给你的了?”我说完这就话后,蓦然想起张妍大概是说《蒹葭》是我曾经在她脸上为她写下的字。想起第一次触摸她的脸,她的唇,我心底一股柔情升上来。

我正想放句软话,说那张也就是润润笔,回头给你写幅更好的。但见张妍蓦然起身,冲到桌前,抓起我写的字就开始撕。“我叫你给别人写,给别人写!”张妍边撕边狠狠地念叨。

这一撕把我心底刚刚升起的那点柔情撕得一干二净。我最恨撕书撕纸的行为,怒火再也无法遏止,痛快淋漓又撕心裂肺地爆发。。。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