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二)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在火车上套磁的开场白非常简单,无非是"是哪里人?" “到哪里去?”之类的,有了一
点基本信息后,话题就“如有源头活水来”地绵绵不绝了。让我稍闲郁闷的是,我抛向
古典美女的绣球,都被那中铺的中老年男人像代言人一样一一拆解了。原来,那中老年
男人是美女的父亲。我当时还挺纳闷,中老年男人一副貌不惊人的样子,咋就有了这么
一个如花似玉的闺女了,到后来见到了美女母亲,一切疑问都有了答案。而且后来从老
张的经历和在家的待遇,我得出一个结论,娶美女的代价实在是不小!不过,这是后话
了。

有美女父亲在旁环视,我向美女套磁的手段大打折扣。本来准备向美女论证“江南美女
多,南京是个窝”,然后从“秦淮八艳”说到“金陵四少”,当然,也少不得要从“石
头记”扯扯南京和北京的渊源。但这些个话题,都因为美女父亲在一旁监护而只能闷在
心里了。可怜我白白在心里复习了好几遍董小宛,柳如是诗文故事。

然而,首战受挫并没有让我一筹莫展。谁让咱博学呢,于是乎我以比较北京的城门和南
京的城门为开头,和美人她爹盘起道来。先说朱元璋迁都北京后,怎样借鉴南京的建都
经验,九个城门各是哪些,各有何用,现存的又有几个。然后聊到南京作为六朝古都的
文化贡献。

我注意到,像苏州,南京这样有一定历史积蓄的城市的市民对自己城市的那些历史典故
是如数家珍的,如果有个机会让他们回忆并复习“祖上曾经如何如何”,他们是能得意
地讲得唾沫飞扬的。于是,美人她爹渐渐入境,我在对面只需向个捧哏一样在时机恰当
的时候应两声“哦!”“是嘛!”“真的呀!?”小马屁拍得是无处不熨贴。我更卑鄙
的地方是,为了向美人她爹献媚,我极力贬低北京的地位,恨不能当即成稿一篇论文:
论明朝迁都北京的重大失策,来说明如果不迁都北京,哪有清朝什么事啊!我大明朝上
下将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也许是我这次马屁拍得太成功了,以至于我后来去张妍家
,她爸爸每次都要拉着我复习一次南京的光荣与梦想,这严重占用了我和张妍躲小屋子
里窃窃私语的时间,使我们本来就聚少离多的相处更是雪上加霜。)

不过,我当时哪有这样的远见,我以为这不过和以前几十次的火车上聊大天,侃大山一
样,要的就是一个痛快,要的就是一个口若悬河。在我和美人她爹聊得唾沫横飞,相见
恨晚时,美人也不再望着窗外,而是转过头来听我们白豁,时不时也在旁掩嘴淡淡地笑
,微蹙的眉头也略略舒展。上铺的WSN也在上面探出头,“黄书”半天都没翻一页了。
少妇听口音是北京人,听我贬损北京也没插嘴反驳,只在一旁听着。对不起了大姐,谁
让美人比您年轻呢,那个时候的我就是这样没出息。最不给面子的是那个小屁孩儿,在
梯子上爬够了,开始满车厢跑来跑去。我也没打算收他做徒弟,所以他不认真听讲我也
不在意。

从聊天里知道,美人她爹进京去学习一个月;美人以前没去过北京,所以美人她爹带她
来北京玩儿;美人的名字叫张妍。我于是很认真地给张妍排了一个为期一个月的旅游计
划。后来我才知道,张妍来北京的主要目的根本不是来游玩。

十多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列车势不可挡地进入了北京站。在下车前,我给张妍留了我
的电话,告诉她说,如果她爸学习忙,她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带她去玩。

在步出北京站的时候,我以为张妍会和我以前无数次所做的一样,把那张写有电话号码
的小纸条在出站前就扔进垃圾桶里去。但是,在车站分手二十多天之后,我接到了张妍
的电话。。。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