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六)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见面后一套寒暄自然带过不提,在带张妍去宾馆登记时,却出了问题。那个前身为某某
部招待所的宾馆告诉我们,因为部下面局的干部到京开什么鸟工作会议,所以所有的房
间都必须先满足自己单位需要,总之,我订的那间房间没有了!

我当时听了火冒三丈,责问她们:那我们交了押金订了房,敢情屁事不管啊?!

"我们也没办法,这是上面领导的决定。这是我们领导的电话,你有意见给他打电话吧
。”宾馆登记处那个中年妇女态度特恶劣地回答。

在90年代中以前和北京服务业打过交道的童鞋一定能体会,秀才遇上兵,有理即时说不
清起码还能说两句,但是,别说秀才了,即使是兵遇上了北京服务业的同志,特别是女
同志,尤其以公交售票员和国营商店售货员为甚,别说讲理了,多嘟囔几句,她都要上
来拿大耳刮子贴你。

我退后两步,还想继续和她们论理。退后两步的原因是,如果她起身抡巴掌的话,我在
她胳膊的旋转半径距离之外。这时,张妍在边上拉我一下,说:“算了,我另外找一家
吧。”

张妍的宽容更是让我无地自容,第一次给人家办事,而且是给美女办事,办成这个样子
,我还要不要在这个世上混了?

“这附近还有别的宾馆吗?”张妍问。

“嗯,斜对面是二炮的招待所,要不咱们去那儿看看。”我说。

拿回了押金,我们穿过街到了二炮的招待所,一问,别说有没有空房了,人家根本就不
接受军队以外的客人。虽然张妍仍然没说什么,但我真的想在地上挖道缝钻进去。

“要不。。。你住我那儿吧?离这不远,就两站地,在月坛。”我在这里郑重发誓,我
真的不是乘人之危,确实是实在没辙了,临时打车满街乱找也实在不是事儿,所以想出
这么一个办法。“我父母就在旁边的楼住,我回他们那儿住。”为了表示不用担心进了
狼窝,我解释道。

我本以为张妍会推辞的,起码要先推辞两下,没想到她居然只稍稍愣了一下,就同意了
。她表示同意的时候,我也稍稍愣了一下,我愣是因为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同意了,心里
本来准备的那些“一点也不麻烦”,“我那一出门乘车很方便”之类的说辞只好咽回肚
里去。

后来我问过张妍,当初怎么一下子就答应去我那儿住?张妍的回答居然也是:我觉得你
很安全。这个让我倍感屈辱的“安全”啊!当年做学生弟弟时让人觉得安全也就罢了,
而在我自认为自己已经堕落成一个半流氓的时候,还让人觉得安全,真是失败啊!于是
我气急败坏,把她从后面一把抱住,做势要咬她脖子,嘴里说:“你现在特后悔吧?发
现我其实是只披着羊皮的狼?”她嘤咛一声,反而把脖子向我嘴边靠过来,说:“咬吧
咬吧,给你咬。”“没劲!一点都不配合!”我意兴索然地放开她。“好歹做出点害怕
的样子嘛!我就这么安全啊?”我责备道。

话又扯远了,回头说我把张妍带到了我的一居室,这本来是老爸单位给他补分的一套房
子,给我一个人住了。在这里我要自夸一下,我虽然没有洁癖,但我住的地方是相当整
洁,比大部分女同学都要整洁一些。所以领张妍进门的时候,我不用紧张地先把她留在
门外,自己冲进来先藏臭袜子和脏衣服。唯一可能让人略有微词的是,我和毛太祖有个
同样的习惯,半床是书。不过我的半床书码得整整齐齐,没准还是个加分项呢,所以我
也并不紧张。而且半床书还间接证明了这床上只了睡一个人,还要再加10分。

带着张妍屋里转了一圈,屋子本来就很小,一分钟不到就转完了。在告诉她如何使用淋
浴后,我对她说:“这是钥匙,我给你放在桌上。我先回我父母那儿给拿一套新的床单
和毛巾被来,你也好收拾收拾行李,先休息休息,晚上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别拿新的了,这些挺好的。”张妍说。我没理她,把钥匙放在桌上,径自下
楼去了。。。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