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十七)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因为我们谁也没有向父母提对方,所以春节的时候我们只能各自在家与父母团聚,而不能在一起。大年三十的晚上,我打电话向张妍拜年,拜了年自然又还要针头线脑地聊一会儿。

“你们家大年三十晚上吃饺子吗?”张妍问。

“不吃,我们家都是南方人,没人会包饺子。”我说。

“真可怜,以后我给你包。”张妍跟那打没边儿的保票。我后来知道她饺子也包得很差,但当时真的很感动。

“那你们家过年都不吃点什么特殊东西吗?”张妍又问。

“吃啊,我们家大年初一早上吃酒酿汤圆。”我回答说。“你们家大年初一早上吃什么啊?”我又反问张妍。

“就一般般东西吧,要让我挑的话,嗯。。。我想吃北京的煎饼果子,可惜我们这里没卖的。”张妍说。

“真可怜,以后我给你做。”我回答。

我们又零零碎碎地聊了很多,后来大概是她妹妹要用电话,我们只好恋恋不舍地挂了。

春节晚会结束后,我回到自己住的屋子里,躺在床上,满眼都是张妍当初靠在床头的样子。想见张妍的想法愈来愈强烈。最后,我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我要明天早上给张妍送煎饼果子去。

想法一定我立刻付之行动,先是查好了第二天第一班从北京飞往南京的航班是9点多,然后我悄悄潜回家偷锅偷面偷鸡蛋偷调料。我本没计划自己煎的,但你想想,大年初一早上我上哪儿找煎饼摊子去?把该偷的东西偷齐了,我回到自己住的地方,躺在床上,我为自己的绝妙主意兴奋得打颤。早上六点我就爬起来做煎饼果子,说实话,做的很糟糕,毕竟没有专业物事儿,也没持证上岗,但顾不得许多了。

我把我的煎饼果子放进保温饭盒,打车直奔航空大楼买机票。我还以为就我神经病一个会在大年初一早上买机票,结果到了一看大厅里人还真不少。我没功夫跟他们打听他们干嘛大年初一一大早来买机票,我找了一个窗口,迅速地买了票。出了民航大楼我打车直奔机场。在机场我给父母打了个电话,说临时和几个哥们儿决定去天津玩两天。电话打完了也就该登机了。

飞机没有理会我的急迫心情,仍然用了四十五分钟才到达南京机场。出了机场我打了个车直奔张妍家。到了张妍家楼下,大概11点多的样子,我喘了口气,开始给张妍拨电话。

“哪位?”张妍睡意惺忪地接电话。

“我左眼啊,是不是还在睡啊?”我问。

“是的呀,咋啦,还不许人家睡觉啊?”估计张妍头晚也很晚才睡着。

“你们家人呢?他们就这么纵容你赖床啊?”我问。其实我是想知道她们家人都起了没有。

“我妈妈上班去了(张妍妈妈在新街口百货商场上班),爸爸带张琼(张妍妹妹)去奶奶家了。”张妍仍然睡意惺忪。

话说到这里时,我已经站在了张妍家门口。我捂住麦克风,在门上敲了几下。

”等等啊,好象有人敲门。你先别挂”张妍对我说。

“嗯,我等你”我站在门口对着电话说,然后就静等着看张妍开门的表情。

门开开了,张妍看见门口的我,张大了嘴巴。

“你怎么还是这毛病,都不问是谁就开门。”我假装责备她。

张妍没理我的话,扑上来死命地搂住我。

“哎哎,轻点儿,我手上还有东西呢,我给你做的煎饼果子。”我扬了扬手里的饭盒。

张妍那一刻眼泪唰地就下来了,这女孩子还真是水做的,眼泪说来就来,一来就这么多。

“吃吧,还热着呢。”回到张妍的屋里,我对她说。

“嗯。”张妍一边哭着,一边坐在床上吃着我做的煎饼果子。

真难为她了,我在旁边想,吃做得这么难吃的东西还要做出很喜欢的样子来。

吃完了煎饼果子,张妍就跟我怀里缩着,仰头看着我,眼泪还在往外流,流出来一点我就帮她擦去一点,又流出来一点,又擦去一点。张妍伸起头来,咬住我的嘴唇。

。。。。。。(以下省略一百四十五字)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