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十二)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在我低下头的时候,张妍既没躲,也没闪,只是睁定了双目就那么看着我,虽然这是一
双美目,这样的盯视差点让我打了退堂鼓。但是色字头上一把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你不是盯着我看吗,那我先闭上眼。

我闭着眼,感觉和张妍的唇很接近的时候,张妍突然说话了:“左眼,你想好了吗?”
这句话让我心头咯噔一下。“什么想好没有?”各种念头在我心里电光火石般地转了起
来,“想没想好她万一得了绝症怎么办?”“想没想好即使不是绝症,但要把什么什么
咔嚓了怎么办?”“想没想好是不是能接受她曾陷于家教GG的泥綽里两三年?”“想没
想好是不是非她莫娶?”太复杂了,想不清楚。但箭在弦上,发还是不发?最后我硬着
头皮,把头死劲儿点了两下,把眼一闭,吻了下去。虽然,我还什么都没想清楚。

张妍倒也配合,还轻轻抱住了我。但当我悄悄地睁开眼时,却给吓了一跳,张妍还是那
双美目,定定地看着我,即使在嘴不能呼吸的时候,仿佛连眼皮也不曾眨过。我的头皮
略略有些发麻,抬起身来。

张妍的嘴能够呼吸了,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一次幽幽地说:“我本来发誓我再也不
要认识任何北京人了。。。”

“我。。。我其实不算是北京人。”我赶紧把自己往外摘。

张妍没有和我讨论我到底算不算北京人,而是拉了一下我的胳膊说:“躺下来说话吧,
坐着累。”我顺从地躺下来,和她面对着面。两个人默默对视了一会儿,她拿手指头在
我鼻子上点了一下说:“你呀,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我就是觉得,就是觉得特
别心疼你。”我脱口而出。大概是觉得这句话有些傻,我为了掩饰,又加了一句更傻的
话,“你应该有更好的生活。”

张妍笑了笑,淡淡地说:“没有什么该不该的。”然后,我们俩又恢复了沉默。

又过了一会儿,张妍突然拉起我的手说:“你摸摸,看看你能摸到我手术后的疤不?”
说着,轻轻地把我的手放在她的左胸上侧,我的手就停留在她把我手放下的地方,一动
也没敢动。“摸不到。”我说。“笨!隔着衣服当然摸不到,要不然该多大的疤了。”
说着,她又拉着我的手,从她圆领的T恤领口伸进去,指引着我的手指,触摸在她腋下
靠内侧,文胸上方的边缘处。“能摸到吗?”她又问?“哦,好象是有那么细细的一条
线。”其实我特紧张,手指麻得什么都没感觉到。

“你才动了手术没多久,过半年,就肯定什么都看不见了。”我装作特内行似地说。张
妍笑了笑,表示相信我的话。她松开我的手,我也忙不迭地把手赶紧收回来。

后来张妍老拿这段事挤兑我,说我该像个正人君子的时候,说话做事都像个流氓,等到
该像个流氓的时候,却特别地正人君子。"你呀,也就是色厉内茬,有贼心没贼胆。“
张妍总结道。“切!你知道什么呀!我那是有贼胆没贼心。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你是表示
我有胆儿;单个在一起时不碰你是表示我对你没兴趣。”我不甘示弱地反驳。张妍听罢
,扑上来对我就是一通粉拳,“说!你到底有没有贼心?!你到底有没有兴趣?!”她
边打边对我拷问。“有,有,我有贼心,我有兴趣还不成吗?”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只
好讨饶。

其实,当时我是被她那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给吓到了,还有她那句如禅师棒喝的偈语:
左眼,你想好了吗?

“啊!三点多了!雨也停了,我该回去了。”我都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的。

“嗯。”张妍没有留我。

悄悄地溜回父母家,父母早已经睡下。我侧进自己的房间,躺倒在床上,脑子里满是那
句:“左眼,你想好了吗?”

当夜,一夜无眠。。。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