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十八)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至今我也很怀念我那不管不顾地做些相当“犯贱”的事情的年龄。并不带什么心机,也不带什么目的,完全就是“贱在弦上,不得不发”。“犯贱”的时候是为了自己心里的欢喜,并不为了讨得对方的欢喜,所以也不期望对方有怎样的回应,是有回应固然欣然,无回应也能自喜。而且造化往往弄人,常常是“我本无心求欣然,谁知欣然迫人来”,就像我一大早在那做煎饼果子时并没有期望张妍有怎样的回应,而此刻张妍就像小猫一样蜷缩在我怀里。说来也奇怪,她穿着高跟鞋都已经赶上我的个子,怎么一下子能缩得这么小,小到好像我能把她揣进身体里去。难道她会少林的缩骨功?

张妍还是睁着一双妙目盯着我看,眼睛里红红的是哭过的痕迹。我虽然眼睛没她的漂亮,但也丝毫不胆怯地回盯着她。“你把我给那个了,你要对我负责。”我一字一句地对张妍说。。。

这天晚上,张妍把我以男朋友的身份介绍给了她的家人,她的家人应该是感到相当突然,但看的出张妍在家里的地位是相当地跋扈,所以也没人提什么异议。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就泰然地在她家里享受准毛脚女婿的待遇。

张妍的爸爸做小菜很有两下子,本来以为只有上海男人会做菜,没想到南京男人也那么厉害。后来经过更仔细的观察发现,张妍爸爸家里的轻重活基本全包了。前面说了张妍妈妈是个大美人,是新街口百货的店花,或者应该说是新街口一带的区花。婚后估计没怎么劳累过,所以保养得很好。看来,“抱得美人归”不但当初追求成本高,日后的维护成本算起来更高。多少人都是买得起好车,养不起好车啊!可我当时在迷魂汤里哪里懂得这个道理,还对张妍说,她爸爸是我们男人的好榜样。

我乐不思蜀地在南京过完了初五,初五那天家里给我来电话,问我天津怎么那么好玩?我才想起来我该回北京了。我没在电话里告诉老妈她儿子算是有女朋友了。我倒不是怕她反对,我是怕她坚持要和我在电话里八清楚,那还不把手机电池打完还不算完?我自己在脑子里对自己都还八不清楚,我和张妍怎样就成了男女朋友。

第二天走的时候,张妍仍然去机场送我。在机场我跟她说:“争取飞北京吧,这样下次我再给你送煎饼果子送到北京机场就可以了。”“嗯。”张妍点头。

“还有,老连名儿带姓的叫你怪别拗的。北京人爱名后面加“子”这么叫透着亲近。”我对张妍说,“我以后就叫你“燕子”了,反正你就是这么南来北往地飞来飞去。”“嗯。”张妍又点头。印象里,那几天时张妍最听话的几天,我说什么她都“嗯”地点头。

和张妍吻别后半个多小时,飞机飞上了云端。在飞机上我觉得每个空姐都对我笑得意味深长,难道她们是以张妍的娘家人的眼光替她审视考察我?靠!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闭上眼睡觉我看你们还怎么考察。

我闭上眼回味着在南京和张妍一起度过的五天,还没回忆完第二天,广播里就在广播“我们即将到达北京国际机场。。。”这飞机还真TMD”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全然不顾我去南京时的急迫心情,也不顾我回来时的恋恋不舍,总是准确地用了四十五种在北京和南京之间来回。

回到北京,专门跑了趟前门买了两盒也许正宗也许冒牌的天津大麻花。在天津呆了五天啥也不给家里带有点说不过去。还好我父母对正宗的天津大麻花没有任何经验,所以正不正宗他们也尝不出来。

然后,自然又是一阵子的鱼雁传书,这都按下不表。我静静地等待着,终于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的燕子向北方飞来。。。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