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十六)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第二天一早,张妍履行诺言先带我去夫子庙吃小吃,她选的地方是“绿宝粥店”,据说是家老店了,各种粥做的非常有名,还有各色小吃。上得楼去,我们选了一张临窗的桌子坐下,隔着木棱窗,看楼下游人如织。后来我每次去南京,都要去这个“绿宝粥店”,并不是因为它的粥好吃,而是为了一种忘却的纪念吧。

从“绿宝粥店”出来,张妍带我去了中山陵,我们一起数台阶。据说正确答案是392级,我们爬到顶时,我数的和标准答案对不上,我愤而要重新跑到底下去再爬上来重新数一遍,被张妍拉住了,说数对了也没有奖励,我才放弃了。

我们坐在中山陵外的矮墙上休息,她靠在我怀里,我的手从后面环抱着她。"虽然数错了,那有安慰奖没有?”我贴近张妍的耳根问。“数对了都没奖励,你数错了还想要奖励?”张妍一点给我安慰的意思都没有。“左眼,你干嘛呢?”“没干嘛,我摸摸你手术的疤是不是完全好了。”

下了中山陵,我们又去雨花台,然后是回到鸡鸣寺吃素斋。下午接着去金陵第一园的瞻园,也就是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张妍问我瞻园是不是兼备了江南园林的奇秀和皇家园林的气派。我连忙称是。我上千里跑到南京可不是为了抬杠来的。

在这三天里,张妍象有史以来最称职的导游一样带着我玩遍了南京的各个景点,不,她不仅称职,还越职,一般导游是不让抱,也不会挽你胳膊的。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第四天张妍又要飞昆明了,我也得回北京了。张妍帮我搞定了东方航空南京飞回北京的机票,南京飞北京的飞机比南京飞昆明的飞机更早起飞,所以这次是她看着我消失在入机口的。

在飞机上,看着东方航空的空姐们忙前忙后,我呆呆地想,她们下了飞机后,脱掉了这套制服,她们的日常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她们的家人又是什么样子的?

飞机四十五分钟后到达北京机场。

这次南京之行明显拉近了我和张妍之间的距离,但毫无进展的是,我们仍然没有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定性。我们算是男女朋友了吗?我们对未来做了任何期望了吗?我们目前这样算是水到渠成还是饮鸩止渴?

回到北京后,我和张妍之间的电话密度增加了许多,而且很多次都是她主动打给我。我们信的密度也增加了,就是那种来回批示的信。但不管是在电话里,还是在信里,我们都对我们的关系避而不谈,话题有些许过去经历的回忆,更多的是季节景物的变化,针头线脑的琐事。

就这样,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元旦过去了,春节来临了。。。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