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十)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我急切地问。

“不,不是,是肿瘤。”张妍说。

“肿瘤?心脏也会长肿瘤?”我还跟那傻呵呵地问。

“笨!”张妍红了脸。

“啊!”我恍然大悟。可是不对啊,我虽然正人君子一个,但偶尔目光也会落在不该落
的地方,据我观察,好像没有东西被咔嚓了呀。

张妍仿佛看出了我的疑问,说道:“是个小肿块,手术取了出来,说是良性的。我这次
回来是复查。”

“呼~~~,你吓死我了!”我心里确实长舒了一口气。

“我做手术,你吓什么呀?”张妍似问非问地说。

“我。。我。。。”我张口结舌没说出个为什么来。如果在大白天,我肯定会半贫嘴半
认真地说:“我多心疼你啊!”真话假说一直就是我表达感情的方式。但在这样的雨夜
,我耍贫嘴的勇气也没有了。

嘴上没说,我心里在想,我舒了一口气是因为她没有生命危险,还是因为她不用把那个
什么咔嚓了?好像都有点吧,但后者似乎居多一些,我一向认为,美人应该是宁死勿残
的,何况是关键部位。断臂维纳斯仍然让人觉得美,你要试着把那两个TATA咔嚓了,还
有人觉得美吗?

“原来你上次说睡了二十天觉是真的啊!手术完了卧床休息?”我从自己的遐想中回过
神来问张妍。

“嗯,本来以为你上次就要问为什么呢?”张妍回答。

“哦,我这个人不喜欢八卦,人家不说我一般不问的。”我恬不知耻地说。其实,我最
喜欢八卦了。

“哪天复查啊?要不要我陪你去?”我又问。

“今天我已经去过了,两天后拿结果。不过医生说应该没问题。”张妍回答。原来张妍
白天是去医院复查去了。“痛不痛啊?”我关切地问。张妍笑着摇了摇头,“不痛,就
是拍了个片,抽了点血。”

在张妍把这件我认为女孩子挺隐私的事告诉我以后,我感觉我和张妍之间的距离亲近了
许多,对方把自己隐秘的一部份展示了给你,一方面起码表示了信任,另一方面,仿佛
共同面对一种命运。我已经坐上床去,和张妍靠得更近了一些。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说,如果不是要做手术的话,你永远也不会来北京?”我想起了
张妍说的第一句话。

张妍低下头,手里来回地玩弄折磨着一只发夹,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你真的想知道
吗?”。。。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