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 (四)

Posted: July 28, 2008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张妍那天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是条牛仔裙。你说也奇怪了,在大T恤的笼罩下,身形本
来是一点也看不出形状的,却显得愈发窈窕的样子。牛仔裙下露出白皙的小腿,灰常灰
常地修长。

“你是不是你们大学的校花啊?”在路上我开始拍张妍的马屁。

“我没考上大学。”张妍一句话就把我拍的马屁僵在半空。

“哦!工作了?工作了好啊,上大学半天最后还得忙着找工作。你做什么工作的?”我
赶紧找补。

“服务员." 张妍回答。

”宾馆服务员?哪个宾馆?”我特八婆地追问。

张妍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切!还保密!”我当时心里想,肯定是个什么小破宾馆她不好意思说,哪里知道人家
原来是“空中宾馆”服务员。

我看张妍对聊她自己不感兴趣,只好把话题转到自己的强项上,给她白豁颐和园的历史
典故。听她说她去过苏州几次,于是又给她比较皇家园林和财主园林。

“你看那狮子园,不到三米的距离,弄几块破石头,堆过来砌过去,非得弄出十多米的
样子,真是螃蟹壳里开道场。你再看颐和园,上万平方米,绕昆明湖走一圈,两小时也
下不来。”我跟那得意地扬北贬南,早忘了在火车上我是怎么在张妍她爸面前扬南贬北
的。

“那饭后散个步,一圈走回来又该饿了。”没想到张妍还挺幽默。

“散步?皇家有自个儿走路的吗?都是八抬大轿。”我抬杠地说。

“我们老百姓一个,哪来轿子坐啊?”张妍将我。

“我背你呀!”我脱口而出。

张妍脸红了红,又不说话了。

出租车司机仍然一脸严肃地开着车,仿佛没听见我们说的话,估计像我这样的油嘴滑舌
的小痞子他见多了。没多久,颐和园就到了。

那天我带着张妍穿了哪几个廊,临了哪几个阁,过了哪几个桥,我已经全然记不得了。
只记得最后在日薄西山的时候,我们坐在湖边的岸石上,望着湖心的蓬岛瑶台,一起默
默地发呆。

“你坐在湖边看风景,我坐在旁边看你;湖水装饰了你的眼睛,你装饰了我的心。”我
在那里嘴里嘟嘟囔囔地念着。

“嗯?你说什么?”张妍问。

“哦!没什么。。。”我掩饰地说,张妍也没追问。

张妍的头发本来是在脑后盘起来的,这个时候放了下来,在湖风临风轻舞。“你的头发
好直啊!”我赞叹道。“嗯,我以前也烫过,但没三天它又变直了。”“不要烫,这样
直直的最好。”我说,心里在想,只有这样的直发才适合“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别动,你的头发上有根草,我帮你弄下来。”我准备把想象付之于行动。

“嗯。”张妍笑盈盈地转过头看着我。

我突然心虚了,伸出一半的手又缩了回来。“风已经把它吹掉了。”我脸略微有一点点
红地说。天色已晚,张妍肯定看不见我的脸红。

又过了一会儿,张妍说:“我有点冷。”

“哦,那我送你回去吧。”我也只穿了一件T恤,没有富裕衣服给她披上。

张妍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

“你说什么?”我问。

“没什么。。。我们走吧。”

。。。。。。

第二天,我带张妍去了长城。我没带她去八达岭的长城,我一直觉得,在八达岭一堆堆
的人群里,站在一个建在土坡上的三层楼上,是种脑袋病得不轻的表现,所以我带她去
的是司马台旧长城。我们做了一件破坏文物的事情,如果今天谁去司马台长城,在一段
城墙上看见下面这首诗,你千万不要举报,因为前两句是我刻的,后两句是张妍刻的。

我有明珠一颗,
久被尘劳关锁。
今朝尘尽光生,
照破河山万朵。

第三天,张妍哪儿也没去,在宾馆休息,我也老老实实回去上班。

第四天,张妍和她爸爸一起回南京了,我没有去送她。。。

。。。。。。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