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9

阿狗被雷记 (六)

Posted: January 31,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摆龙门

阿狗出了老板办公室,和旁边几个有过合作,并且关系不错的几个同事打个招呼,简单地说了下自己组被砍得消息,以及表达了下在过去的时间里和他们合作的很愉快等等。所有的人都非常地震惊。

阿狗本来想告诉他们自己组的不幸,从而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组已相对安全,但似乎适得其反,好几个都给惊得不会说话了,即使不担心自己的,也免不了兔死狐悲。阿狗想,看来还是等他们各自的头传达上头的精神吧。

回到办公室,阿狗开始按照美人他爹给出的被雷后123步骤开始整体自己的机器。刚开始一会儿,HR特派员的电话打到阿狗的办公室,让阿狗到楼上的会议室谈包裹问题。

到了楼上会议室,阿狗看见director和HR特派员在会议室里,HR手上拿着一个大白信封。阿狗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WS包裹了。然后HR特派员把大信封里的文件和阿狗逐条过了一遍,基本上没有什么异议,阿狗在包裹文件上签了字,然后和表情怪异的Director握了握手,互相致谢,就退出了会议室。在退出会议室之前,阿狗留意了HR特派员放在桌上的背包,里面还有一大摞白信封。看来牺牲的兄弟们不少啊,阿狗边下楼边想。

阿狗得到的option是,有两个月期限可以在公司内部寻找另一个位置。但是自己的职位从第二天,也就是01/23号下午5点开始停止,阿狗也要在那个时候搬出现在的办公室。这样,阿狗整理机器的时间充裕了很多,阿狗后来知道,组里有好几个是规定Leave in 2 hours的。

既然不忙着整体机器了,阿狗开始写Farewell letter,10分钟后开始update自己的简历,在接到被雷消息两个小时后,阿狗把简历attach在Farewell letter上发给了周围各组的managers,leads和director,也包括自己认识的在其它组工作的朋友和前任老板。

半个小时内,很多人都给阿狗回了信,老板的老板把阿狗推荐给自己在另一个公司的朋友,对方很快地打过电话,简单地聊了聊背景情况。前老板把阿狗加进了自己的LinkID network,告诉阿狗想和谁联系告诉他。Director回信问要不要reference letter。

阿狗把必要的回复回了,然后开始在内部的招聘网站上搜索职位,经过一番研究,申请了其中三个职位。然后分别给三位Hiring Managers写了信。

然后阿狗想起一件事,于是阿狗赶去老板的老板的办公室,老板的老板看见阿狗找自己,有点紧张。他的桌子上有块大理石的巨砖,上面刻的他的名字,这块大理石砖是他的朋友前段时间寄给他的生日礼物。老板的老板指着那块大理石问阿狗:Do you want to hit me with this? Go for it, that’s why I put it here … 阿狗作势上去拿那块砖,然后说:It’s too heavy, I cannot lift it.

阿狗找老板的老板是商量组里的两名CSG的事,两人的合同快到期了。前段时间,阿狗还和老板算CSG的budget,看剩余点钱要不要继续续两人的合同。老板的老板告诉阿狗,让他自己决定,剩余的budget能用到7,8月份。

把正事忙得差不多了,阿狗给阿猫打电话,告诉阿猫自己被雷了。电话里阿猫好像并不吃惊,反而表现出一些“果然不出我所料”的高兴。阿猫早就对阿狗所在的组不满意了,她觉得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呆在那里是屈才了。她幸灾乐祸地对阿狗说,早就想让你跳组,你还呆得挺自在。现在不得不跳了吧?这是好事。

阿狗本来想装可怜在阿猫那儿换点同情,结果碰一鼻子灰。这时候想起了常一起灌水的西版的WS同修们,于是上去发了一个“我牺牲了”的帖子。也许阿狗是华人在WS里唯一中招的,也许是别人脸皮没有阿狗厚,反正阿狗成了西版上第一个公布自己被雷消息的ID。

阿狗知道自己平时给西版同修留下的印象是挺爱显摆,挺爱BSO的。阿狗想,趁此好机会,应该向哭穷转型了。。。

阿狗被雷记 (五)

Posted: January 31,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摆龙门

阿狗关上门后,在老板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两个人对看了7-8秒钟,最终还是老板打破了沉默。

”I am very very sorry, Ah gou 。。。” 老板竟然哽咽起来,眼圈还红了,还用手去抹泪。

妈的,到底谁被雷啊?阿狗心里想,老板大概可以去混好来坞了,眼泪说来就来啊!

“you got something into your eyes?” 阿狗经常会说些不合时宜的话,看到老板没有笑,只好加了句:”I’m joking …”

“Should I transfer me work to *** ?” 阿狗想,还是谈点正经事吧。

“No,he will be gone too.” 老板回答?

”What! how many will be let go in my team?” 阿狗有点吃惊了,***技术强,又是组里的元老,怎么也给雷了?

“The whole team, the whole *** team is gone!” 老板带着哭腔跟阿狗说,”Including me …” 啊!阿狗更吃惊了,原来老板刚才的眼泪是真的啊!不过,不过,你这个老板怎么当的?一个雷奥夫就至于掉眼泪?

”Believe me, it was such a shock to me when I heard it this morning! It was totally a business decision.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erformance. We did a great job, and made tremendous contributions to the group …” 老板继续在那儿blah blah地说着。

阿狗知道这些废话不听也罢,“狡兔尽,狗肉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道理阿狗是懂的。自己的组前段时间才有个大release,产品也比较稳定,而且没有什么外部竞争对手。现在的成果可以安享几年了,最多做些维护就行了,这样的组不砍砍什么组。

那些以为那个产品赔钱,那个组的东西问题多就会裁哪个组的想法是太不了解WS公司及WS大当家的行事风格了,那个大当家的风格是,越落后的,越烂的部门和产品,就越需要砸钱。WS过去以这种方式干掉过几个竞争对手,尝到过甜头,所以准备把这种keep doing it, keep doing it的方式继续保持下去。

最后老板告诉阿狗,Director和HR的特派员一会儿会和阿狗谈包裹问题,然后阿狗和老板的一对一第一次在15分钟内结束了。。。

阿狗被雷记 (四)

Posted: January 31,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摆龙门

到了1/21这天晚上,阿狗可能头两天high过分了,早早就睡了,而且一觉睡到第二天8点多。阿狗知道WS的大当家有一大早发消息的习惯,本来想早起赶个沙发坐坐,没想到睡过了。

阿狗起来先查邮件,看到WS大当家发的信在邮箱里,连忙点开读了和阿狗的高层内线透露的消息基本吻合,在心里对内线的表现赞许地点了点头。但是内线那没探来的消息是,WS这次雷人当天雷1400,然后要在随后的18个月内,再雷3600。

阿狗心里骂道:MD,脖子上三寸挂把利刃,一挂就挂上1年半,还让不让人活了?还没骂完,组里大头的email传了过来。其它一大堆废话阿狗都没记住。就记住一句:The people who are affected will be notified by their manager by 4:00pm today.

阿狗9点赶到公司,大家好像到得都挺早的。阿狗本来以为人们会就早上的邮件议论纷纷,但楼道里没见到有人交头接耳,都一个个坐在办公室里对着机子兴奋地敲着键盘。阿狗想:他们大概也是一个个BBS上的马甲们,正在辛勤地灌水吧?

阿狗沏了杯茶,回到办公室坐下,连上西版想看看自己那些WS同事们的组里有什么消息。也许是具体的阵亡名单还没传达下去,所以只有几个帖子,说的也是大家已经知道的消息。

突然,阿狗收到老板发过来的要求re-schedule当天本来在10点的一对一谈话,re-schedule的时间是11:30,理由是,他临时要参加一个会。阿狗知道,这个会一定就是上头向下头传达阵亡名单的会了。

刚过10点,阿狗收到了第一封Farewell letter,居然是来自那个前两天还组织大家吹气球的group admin。阿狗很喜欢这位group admin,她在WS公司工作了10年,阿狗因为组里招人转人和她打过好几次交道,觉得她是个难得的有能力,有活力,而且非常友好的人。

admin的Farewell letter写得很感人,阿狗读了眼睛都有些湿了,心中是一阵悲凉。阿狗意识到,这次砍下来的一刀不是按级别,也不是按performance,而是按职位的business需求来砍的。

过了没多久,阿狗收到了第二封,第三封,第四封Farewell letter了。看来自己的group是个重灾区啊!快到11:30时,老板又把11:30的一对一给cancel了,理由是他们的会议还没有开完。

阿狗意识到,自己的小组一定是有人中招了。现在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伤亡数量和抚恤金了。又过了一会儿,当天所有的会的cancel通知都发了过来。好长时间没有看见过这么干净的calendar了。

没什么事做,阿狗决定先去吃饭再说,阿狗好几个月以来第一次有时间12点以前去食堂吃饭了。阿狗去楼道里转一圈想找几个人一起去吃饭,但是都说晚点时间再去。阿狗知道,他们是在等消息,估计是等不来确切消息,他们没心思吃饭。

阿狗只好自己去了食堂,阿狗这个人比较没心没肺,那天还吃得格外的多。吃完午饭已经是12:30了,阿狗回办公室时路过老板的办公室,看见老板已经开会回来了。阿狗靠在老板门口问:Are we still going to have our 1:1 today?

老板满脸是种很复杂的表情,犹豫了好几秒钟,说:Ah gou, come on in, and close the door, please!。。。

阿狗被雷记 (三)

Posted: January 31,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摆龙门

01/19那天,有内线报告,阿狗所在的group将成为灾区。但灾情多严重及具体将发生在哪个方向还不明确。一整天,阿狗看周围的人面目神情都有些异样。

阿狗那两天活也不多,一天也没收到几封email,就去楼道里溜达了一圈。看见每个人都在屋里对着机子狂敲键盘,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午饭后,阿狗上了西版逛逛,看看有什么新的谣言。没有发现什么让人能够一抖擞,或一激灵的谣言,正准备要下去的时候,group admin挨着排敲门通知上楼下某会议室集合。阿狗得了通知,也不知道是有些紧张呢,还是有点High,在西版也发了个“紧急通知”,就匆匆下楼去了。

在楼道里,阿狗和几个同事交头接耳了一下,但谁也不知道有什么事会发生。然后又在走廊里碰到了group director,阿狗试探地问他是不是有什么big news要公布。group director一脸无辜地回答,他也不知道去干嘛。

嗯?难道命令直接由VP那儿下达的?阿狗有些迷惑,拐进了洗手间,洗了个手,照了照镜子镇定了下,然后奔指定的会议室去了。

到了会议室,看见一大群人都跟那儿站着。难道是在等大头来宣布消息?又过了一会儿,大头没来,group admin领着另外一个人抱着两个大纸箱进了会议室。阿狗心跳加速了一点点,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WS的包裹?怎么弄得跟给民工发红包回家过年似的?

group admin清了清嗓子,向大家宣布,group有位仁兄当日喜添了一对双胞胎女儿,所以把大家召集来吹气球,说着,把纸箱打开,原来是两大箱粉红的气球。group admin讲,每人请至少吹三个,计划是要把那位仁兄的办公室填满,让他第二天来上班时杀普来思一下。

阿狗明显地听见周围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嘘了口气。在吹了三个气球后,阿狗随着director一起走出了会议室。阿狗又试探地问director,自己的group会不会有什么动作?director给了个很模糊的回答:Don’t worry。阿狗琢磨半天没领会这是让他别担心,还是说他们group不用担心,还是说让他别操心他控制不了的事情。

回到办公室,阿狗在西版发了个警报解除的帖子,然后大概地把下楼去吹气球前后讲了下,还被西版人民指责为恶意连载。西版人民似乎也想阿狗组里的人一样,既像担心,更像盼望发生点什么一样。

阿狗想起了20年前有位同志说过的一段话:这场风波,是迟早要来的。这是国际的大气候和某国的小气候所决定了的。。。。早来比晚来好。。。

离01/22号还剩两天了,快点来吧!阿狗的心情渐渐变得像等待彩票开奖一样有些急迫起来。。。

阿狗被雷记 (二)

Posted: January 31,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摆龙门

其实在2008年底的时候,WS公司要雷人的消息闹得纷纷攘攘了,一个叫做小WS的部落格率先“造谣”,然后其它媒体推波助澜,包括新浪,搜狐的编辑都不甘人后。小WS 的“谣言”在西版也掀起一个个小波澜。

西版长期盘踞了许多和阿狗一样不相信WS会雷人的WSNV们,以前在有人说WS要雷人时,都会跳出来大声指责别人造谣。但这次对小WS造的谣,从WS的大当家SB,到西版的众WSNV,到阿狗都采取了默不作声的态度。

不知道别人默不作声的原因是什么,但阿狗默不作声就很不一般。阿狗是个喜欢在BBS
上抬杠斗嘴玩的人,他选择了沉默而不勇批“谣言”只有一个原因:他知道消息属实,
虽然数字未必准确。

阿狗不是什么高层,但阿狗喜欢和中高层们忽悠着玩,再加上阿狗好猜测言外之意,所
以一来二去就知道了一些消息。阿狗在家里对阿猫说:老婆啊!你以前说WS也会雷人,我还不信,看来现在是真的呢。阿猫瞟了阿狗一眼:切!我以前跟你说你不信,现在信了?

对阿狗来讲,阿猫思维方式是他永远达不到的境界。阿猫对事物作出判读靠的是直觉。
阿猫的场用词句是:反正,就是,肯定,不要问我为神马。但是阿猫的这种第六感思维方式准确率极高。

阿狗第一次领教阿猫的第六感还是在10年前了,一次阿狗给阿猫介绍一个自己才认识不久的朋友,一回家阿猫就对阿狗说:你不要和那个有什么来往。阿狗问:为神马呀?阿猫说:不为神马,我就是看他不像好人。阿狗惊问:你才见人家两分钟,你就给人家扣那么大顶帽子?阿猫:反正我就是这么觉得了,不信走着瞧。后来阿狗用了两年时间,终于认识到阿猫的直觉是正确的。男童鞋们,两年VS两分钟啊,你们以后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的逻辑比LD的第六感有道理了。

讲雷人呢,怎么扯到第六感上去了?咱们接着正题儿说。

本来爱狗是个狗肚子里盛不了二两香油的人,有点什么事儿早耐不住要往外囔囔的,但
这次居然改了性,作了个闷葫芦了。当然,他也不是完全地闷了,而是和西版上的一两
个ID交流了下对谣言的学习体会。还有一次,一个ID在西版上振振有词地列了12345678条来说明WS不可能雷人,而且还有一大群人觉得他说得有道理,阿狗终于忍不住把12345678逐条驳了一遍。到底是狗肚子啊!

如果说阿猫是个居安思危的人,那么阿狗就是个居危思安的人。虽然阿狗的高层内线不
小心透露的消息已经明确反映出雷人不可避免,但阿狗也没什么不安。虽然可以解释为
阿狗觉得自己PERFORMANCE不错,和老板关系也不错,所以不担心。但更主要的原因是阿狗是个微观悲观主义,宏观乐观主义的人。

关于这个微观宏观,乐观悲观阿狗和西版上的一个名ID猫熊有过一段对话:

猫熊:星期三已经到了,星期五还会远吗?

阿狗:星期五到了,星期一还会远吗?

猫熊:我是乐观主义,你是悲观主义。道不同,不相与谋!

阿狗: 我是微观悲观主义,宏观乐观主义。因为一份份的都悲观地看待了,合起来一看,嗯,人生还不错,居然有片刻的欢欣让我们能得以喘息,从而也让我们向等待包袱一样等待这样神光乍现的欢欣时刻。即使是无聊,也让我们觉得是让我们在一集又一集
的悲观连续剧里“休息一下,让我们先休息一下”。

微观的乐观主义,结果就是宏观的悲观主义。途迷奔图窥尽,反而怅然若失,生活失去目标。然后“瞎聊理想”,发现理想实现带来的不是满足是失落。少年得志如瘦孩也叹“没意思”,称“对人生失去了信心”,连iq高达350的都在那说“大家都很苦恼”。。。

我们要向KuQ童鞋学习,在无边的惊涛骇浪里,不带痛苦地哀叹,然后又欣欣然地等待被抛到浪尖的那片刻时光。

猫熊: 阿姨,冰棍多少钱一根儿?

谣言最初指定的WS雷人日期是01/15,随后小WS辟了谣,辟的不是雷人的谣,是日期的谣,把日期重新指定在01/22。在01/15后的这个星期,WS的总多WSNV们即像担心,又像盼望01/22的到来。。。

阿狗是在01/19这天,清晰地听见WS雷人的脚步响在耳畔了。。。

阿狗被雷记 (一)

Posted: January 31,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摆龙门

阿狗是在2000年初趁着IT泡沫混进IT民工队伍的。阿狗在混进IT队伍前,对于计算机的所有理解就是:如果出了问题了,re-install就是了。阿狗有一年重装了50多遍操作系统。

2000年的时候,IT业是如日中天,阿狗也动了心,心想如果学会了编程,就可以把知道怎么把“吃豆子”里小鬼的速度调慢点了。于是阿狗在他老婆阿猫的手把手的教导下,
走上了IT民工之路。

半路出家的阿狗,用了三两年时间学了点CS的皮毛,虽然没有什么真材实料,反正也能唬唬不明底细的人。阿狗先是在一家叫做“我的鼻毛”的公司工作了几年。后来有家叫
“WS”的公司去“我的鼻毛”公司挖人。阿狗觉得“WS”公司的文化很符合自己WSN的
气质,于是举家搬迁到了西雅图,从“我的鼻毛”叛变到“WS”门下。

阿狗加入“WS”门下除了觉得WS气质相投外,还有就是“WS”公司不雷人的神话很吸引
阿狗,这个神话对不思进取的阿狗简直太有诱惑力了。

虽然阿狗不思进取,但是阿狗的工作也忒没挑战性了,所以阿狗自从进入“WS”公司,
就一直是TOP Perfomer,再加上阿狗好忽悠,和同事处得也不错。

就这样,一晃眼就到了2009年元月了。。。

血色不浪漫 (十三)

Posted: January 16,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八到这里,我要宣布一下,我从今天起要做walala的粉。所有的回复里,只由他一个说“我从来都是挨打的那一个”,也只有他说了他怎样被高年级的学生抽耳光,然后被小表妹给救出了虎口。而所有的其它,要么是从幼儿园起就显示出卓越的战斗力和领导能力,要么是从小到大甩人大背挎,要么是揣揣不安中把敌人打得找牙。反正几乎所有的故事,包括我这篇回忆,都是牛逼的远多余歇逼的,几乎全是战功彪炳,横少千军。我提到的唯一的败仗,还是敌人以大欺小,以多欺少。

全是胜利的辉煌,失败的跑哪去了?这让我想起我曾看过的一个社会调查,说60%的男人承认有婚外情,但承认红杏出墙的女人只有6%。我当时读了好可怜这6%女人,她们居然要承受这么多男人的爱怜。。。

我们怎么会承认自己奴颜卑膝临阵腿软见死不救落井下石呢?我们并不说谎,那些不愉快的经历,我们已经选择性地把它们忘记。忘记了东西,它就和没发生过一样。

这也是让我后来远离架圈的一点原因。我原来想打架能证明自己多英雄,但发现,架圈里没有英雄,因为没有人自认狗熊。你再怎么样刀口舔血地拼杀,对方照样肉烂嘴不烂。与其费力拼杀,还不如像“山羊”他二哥那样来个慷慨陈词更能获得弟兄们的崇拜和尊重。

所以,我也改练嘴了,不能练嘴的时候,就改练笔了,就像我现在写这篇帖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