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眼看到的柳丝

Posted: January 12,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其实绝食结束后,我就对整个事情失望了。觉得不是TMD的事儿。

因为绝食,后期给送了邮电医院。(说起这绝食,其实也有点假,反正我偷吃了巧克力和酸奶,饭倒是真没吃。我送进医院的时候也没啥大毛病,我本来是去送我同学进医院的,后来医院非个我也做了检查,说是心动过缓(每分钟三十几下吧),非要我留院观察。住院三天,和医院的一个对学生持无限同情和支持的护士姐姐结下了深厚友谊,她每天专门带她自己做的饭给我。(不要误会,她结了婚的。)

出院后我就准备回老家,反正学校也没课可上,护士姐姐送我上的火车。坐火车回了老家(没买票,对列车员说自己是绝食团的,他大手一挥就让我上了车,还给安排了卧铺。)

5月底,家里收到学校电报,说要复课。于是我又屁颠颠地往学校赶,这回买车票了。

6月2号回到学校。6月3号一早,想起应该去看望一下护士姐姐,就去了木樨地,她家住三里河东路。护士姐姐让我不要去她医院,护士姐姐说领导通知了,让她们做好应急准备,所有人在医院待命。我那个时候已隐隐约约感觉要出事。(那个时候还是没经验啊!)

到了中午,所有车都停了,我就坐路边看热闹。这时后,飞机撒传单,说是让市民回家。大概下午三点多,就听群众叫,号召大家去公主坟堵军车。过了一个多小时,见乌泱泱的人往回撤。一问咋了?说是开枪了。。。

后来,撤的人流停下来了,有人拿着高音喇叭喊,说别怕,是橡皮子弹和催泪弹。于是人群又看始往公主坟涌。又过了两个多小时,人又往回跑,说妈呀,是真子弹!

到了夜里9点多,听到零星枪声了,10点多枪声密集了。我那时候也是不怕死,和一帮好事群众在街口的那种院门口缩头缩脑地看。后来就听见稀里哗啦的玻璃碎的声音。后来就看见身边的一位GG被流弹击中,倒下了。(是个清华的GG)这时候吓坏了,抄民族饭店后面的小路,往邮电医院赶,我怕护士姐姐要冒枪林弹雨去救伤员。

等到了邮电医院,发现医院早已经乱成了一团麻,伤员,尸体不断望里抬。也有很多受伤的兵哥哥。那些兵哥哥也真可怜,痛了哼哼了一下,就被护士们骂,说你瞎哼哼什么,谁让你没事儿看装甲车进北京,当年解放北京都没装甲车进北京。那个时候90%的北京群众还是同情学生的。

其实这些兵哥哥也是冤,他们根本不是拿枪进城那拨。是寒江说的军民鱼水情那拨,但那个时候,谁分得清啊!

到了6月4日凌晨,医院里已经40多具尸体了,有学生有群众。天亮后,这边稍微平静了一点,护士姐姐用自行车把我驮回她家,让我呆在她家,哪也别去。

第二天下午,好像平息了一点。我怕同学担心我,跟护士姐姐告了别,准备步行回学校。结果走了不到2个小时,听说前面又乱了。碰到一位海军医院工作的阿姨,说别在街上跑了,把我领回了她家。她说她们海军医院接收的伤员和尸体更多。

我在那位阿姨家住了一夜。阿姨有位女儿,很PP,但太猛了,说不是她妈把她锁家里,她早上街战斗了。这位姐姐在家拿着茶缸子喝二锅头,边喝边哭:说太TMD不是东西了。阿姨也由她去,反正不许上街,在家里干什么由她。

直到第三天,碰上另外一位好心人,开车把我带回了学校。

(后面的事就不说了。。。)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Panda says:

    sigh,说起来六四的时候偶还很懵懂,只觉得血腥的场面让我的胃不停翻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