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不浪漫 (七)

Posted: January 12,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很多人都知道,初二初三的小崽子们出手最不知道轻重,最心狠手辣。所谓心狠手辣,就是换别人已经收手了,但你还是继续出手。

说到这,先传授给西版上没怎么打过架,渴望试一试的80后,90后小朋友一个小贴士:就是在别人和你自己都觉得你有点过分的时候,如果你退步饶人了,那么你就真的有点过分了;但如果你这时后不但不退,反而更得寸进尺,对方和旁人反而会觉得你的愤怒是很有道理的。

这经验来自我初中时和班上一位同学的小架。当时,他开了我一个玩笑,把我惹不高兴了,我抓起他的铅笔盒就照他头上砸过去。头倒没打出大问题,但铅笔盒被砸散了。在当时物质匮乏的年代,一个铅笔盒还是蛮昂贵的。

我砸完了心里也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不就是个玩笑吗。对方当时的脸色也像iceburg那晚我说他题目做错了那样,很难看。我当时内心飞快地酝酿了下:如果我收手甚至向他道歉,他肯定觉得自己得理了,得理就会不饶人,就要反攻倒算。

那怎么办?我装作余怒未消,飞身过去还要抽他耳光。他那委屈愤怒的表情正酝酿到一半,被飞身扑过去的我打断,飞快地躲散我的巴掌,躲到他认为安全的地方,那被我打断的委屈愤怒的表情再也聚不拢了,只是忙不迭地向我道歉。我从他飞快地躲闪的身手,判断出他脑袋确实没被砸坏,心里也暗松了口气。。。

但这个小贴士小朋友们要认真体会,灵活运用。因为有种人气势很足,但完全是虚张声势。这种人还多数是个人来疯,越有人劝还越来劲。前段时间有个新闻,说一个哈尔滨大学生被六个警察打死,我后来看了那个Video,那个猪头大学生就是我说的这种人来疯,谁都劝不住,不依不饶的样子,结果自个儿死翘翘了。

我唯一一次因为劝架而流血,就是劝这样一个猪头人来疯。这猪头拿着一把牛角刀,给那比划,说非要把对方给划了。我因为双方都认识,就上去劝。结果倒好,没拉这猪头时,这猪头就站在那光叫嚣,也没见往上冲。我这去拉他了,他牛劲来了,非要往上冲。又上来几个人拉这猪头,居然都拉得气喘吁吁,还几乎拉不住。

然后这猪头手里的刀也不知怎么把我的手掌划了一个一寸多长的大口子,我日,我没有空手夺白刃啊!我顿时火了,把其他劝架的人挡开,照那猪头屁股上踢了一脚:你去把他划了,你不划了他我划了你!。。。

后来大家假装忙着为我包扎,这场虚架就不了了之了。从此,我特烦这种囔嚷半天不动手,劝架的人越多他越诈唬的人。

这里还要介绍给喜欢看打架凑热闹的小朋友一个小贴士,你看见两人在那戗戗,你着急怎么还不打啊!这时你要做的不是在边上煽风点火,你越煽,他火越小。你要想看打架,你要做的是上去劝架,报证你越来,他越做出要往上冲的架势,你感觉他冲的力道差不多了,你一撒手,他顺着惯性就冲出去了。而且还不好意思突然由刚才的叫嚣变成缩头,往往就硬着头皮出手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