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不浪漫 (三)

Posted: January 12,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第二场记忆深刻的只能算打架未遂。

那个时候女孩子流行攒玻璃糖纸,但我们来个地方,所有用玻璃纸包的糖都可视为高级
糖,所以绝对算紧俏物资。有一次我爷爷寄来两斤糖,全是玻璃纸包的。我当天就把所
有的糖纸剥了下来,让后把糖又用报纸给包了。后来被我爸知道后,一顿毒打。。。

我爸他老土,他哪懂手持一迭玻璃糖纸,引一帮小黄毛丫头在屁股后面跟着要的那种骄
傲。

女孩子攒糖纸,男孩子就发明了一种游戏赢糖纸。就是把糖纸叠成一种形状,在地上拍
,谁把对方的拍翻了,谁就把对方的糖纸赢了。虽然都是玻璃糖纸,但是分值还不一样
,我记得“金猴”糖纸是100分(这可能来自我们对孙悟空这个暴力祖宗的崇拜),我
当时就一直盼望哪家厂家能生产“如来佛”奶糖,那分值应该比金猴高吧。

其他所有带“金”字的,基本上都值80分。对了,如果什么糖带有“太妃”两字,就要
加50分。我至今没明白这“太妃”两字对于奶糖是什么含意,是不是含奶量多的,就可
以叫太妃?有知道的同学请为我解答多年的疑问。

事情就是出在这个“太妃”上,我有一个值60分的糖纸,但我的那张上面有“太妃”二字,所以我认为应该值110分。我对手出的是张“金猴”,他认为“金猴”最大(在“如来”没有诞生前),于是两人就争执起来。

在这个问题上没有裁判,所以解决争执的方式就是打。但对方比我高一头,我审时度势后,决定需要武器帮助。环视四周,发现只有不远处一块石头可以利用。但是我低估了石头的重量,石头费劲地搬起来,就从手上滑下去了,砸在自己的脚上。(从此我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印象深刻。)

结果,我被送到医院,脚趾头上缝了八针。在缝针的时候我体现了一个未来打架好手的潜质,没有打麻药,我居然没有哼一声,我心里倒是痛得死去活来,因为被自己搬的石头砸翻后,我忘了收回我那张值60+50分的糖纸,就被送医院了,估计被人捡走了现在。。。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lefteyefocus says:

    有消息灵通人士指出:“太妃”就是Toffee,又做Taffy。

    三十多年的疑惑终于得解。

  2. Panda says:

    30多年?有这么多吗?

  3. lefteyefocus says:

    二楼,四五岁还始吃糖不算早吧?四五岁认得个把汉字也不算早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