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不浪漫 (五)

Posted: January 12,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小学时代架打得多,常常是说着说着就打起来了,原因大都可笑得不值一提。但小学时候的打架后果都不算严重,原因之一是因为体力有限,难以创造出惊人的后果,原因之二是因为打架的对象大都是街坊邻居,同班同学,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所以也就都不好意思往死里整,基本上是上午打架下午合的那种,能赌气互相不搭理一个星期以上的事件都屈指可数。

到了初中就不一样了,虽然不像小学时候那样说着说着就打起来,而是相反,说着说着就不打了,但真动了手,不见血是不会停息的,而且这个血一定不只是鼻血。

在上初中前,我父母大概是怕我在山沟里跟娃儿们胡打胡混,把前途弄没了事小,把小命丢了事大,所以把我送到我爷爷那儿去读书,我哥哥就在我爷爷那儿读书。前面提到过,那个城市是全国打架排行榜倒数都几名的城市,我父母大概也指望这样的女性城市能消消我的戾气。

哪想啊,适得其反,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见了怂人搂不住火。再说那个城市很有些见招的厮,瞧不起外地人,更瞧不起外地乡下人。遇上这种人怎么办?打呗!

有一次,我在街上教训一个敢叫我红老的人,旁边有两个比我高出一个头的吃饱了没事儿,过来打抱不平。结果这两厮被我拎着旁边理发店的剪子追出两条街去。其它还有几次,不说也罢,因为说出来不像打架,像是一面倒的我欺负人。

在这个城市,我虽然是架打的一路平趟,但是成绩也一落千丈。我期末考试历史上的仅有的两次个位数的成绩就是在这个城市里创造出来的。

于是我的父母又把我接回老家,用我爸的话讲,与其学成那个样子,还不如在山沟里被打死呢。回到了家乡我如鱼得水,因为周围都是和我荷尔蒙分泌量相当的娃娃们。

但不救我就发现,在那个打架面瓜城市呆了两年的我,除了气焰更加嚣张以外,在打架的技巧和能力上,已经有所落后了。

我是在那个打架面瓜城市第一次认识了我很长一段时间的偶像杰哥的,那时候杰哥的《少林寺》风靡全国,我连看了八遍。后来我也是逢杰哥的电影必看。最欣赏杰哥的利索潇洒的身手,不像龙哥每次打完架,混身血了呼拉,灰头土脸;杰哥每次打完架,衣服一尘不染,头发纹丝不乱。(是不会乱,他留的是个平头)。

我为了崇拜杰哥,也留了一个平头。直到多年后结识发哥,才认识到留分头也可以很牛逼的,于是把留了多年的平头改成了四六分的分头。而且不顾自己的三级残废的身高,缠着老爸给买了件黑呢大衣,然后披着这件快拖到地上的大衣,嘴里叼根火柴棍,和一帮架友满街乱晃。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