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不浪漫 (八)

Posted: January 12,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虽然十三四五岁的小狼崽子的狠能震住不少人,但我们这帮小屁孩儿真的要面对黑老大时,那种屁滚尿流的恐惧谁能知晓?

在我上高一的时候,班里有个人人敬畏的同学,外号叫“山羊”,其实他姓杨,排行老三,他家里叫他杨三,我们都叫他山羊。

山羊据说的确是个打架的好手,在稳准很三个上都很有建树。但山羊让人敬畏的不是他个人的打架手段,而是他的两个哥哥。尤其是他二哥,当过兵,后来蹲过狱,再然后就不知道怎么混成了地方一霸了。虽然不是那种有组织有纪律的黑社会,但手下马崽也有那么四五十个。

因为“山羊”,或者说他二哥的名声无人不晓,所以他基本上属于无架可打的。这样的大佬我自然是要贱嗖嗖地追随在后面的。“山羊”也对我格外青睐,原因是我是常务架友中学习算不错的,他常常要抄我的数学作业。

真不知道算是光荣还是耻辱,我那段时间对跟在“山羊”屁股后面狐假虎威的滋味格外陶醉。常常是四五个人横成一排在街上走,上去抽对面走过来的人的耳光原因就是因为看你不舒服。我对抽人耳光不感兴趣,我陶醉的是一群人在路上行走时那种混不吝的那种意气风发的感觉,那是种想让我高唱“青春啊青春”的感觉。

我好长段时间都不习惯一个人行走在街上,觉得那是种青春流逝的悲哀,只有中年人才孤独到自己为自己悲哀,自己为自己喝彩。

“山羊”既然无架可打,多余的荷尔蒙无处释放,所以就忙于处理江湖纠纷,但江湖也不是天天有纠纷,而“山羊”的荷尔蒙却日夜不息的分泌,终于,“山羊”找到了新的消耗荷尔蒙的办法 —- 性体验。

我读到的第一本黄书《少女之心》就是“山羊”传给我的。在今天《少女之心》在网上满处都是,它的另一个名字叫《曼娜回忆录》,但是在我们那个时候,这个手抄本是非常珍贵的。我看到的那个不知道是哪个没文化的抄的,错别字连篇,还隔三五页就来幅很拙劣的钢笔插图。但是满篇的错别字和拙劣的插图都丝毫没有减少这本手抄本在我们当时心里引起的撞击。

有一天“山羊”带来一位女子,很漂亮的一个女子,看着比我要大出几岁去,在那个烫发还是很稀少的年代,两边的辫子都微微地卷曲着。“山羊”介绍我认识她,我和她握了一下手,虽然只是一瞬,却第一次对“软腻温滑”这四个字给了我个实践版的名词解释。。。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Panda says:

    观淫不语真君子啊

  2. Panda says:

    左兄,能不能把这个possibly related posts去掉啊?

  3. Panda says:

    不错,善于接受群众意见。

  4. Panda says:

    ft,一留言又冒出来了。

  5. lefteyefocus says:

    现在应该没了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