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不浪漫 (六)

Posted: January 12,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回头再说我回到老家学校,带着自以为在大城市里才能见识到的先进打架技术 —- 杰哥的电影里的招式,先在两次小规模的架事中小试身手。结果发现,真打起架来,那些招式全不管用,还是王八拳,八王拳最实用。

我还试练过双截棍,选用双截棍的原因是因为它是唯一能装进我的军用挎包的武器。腰里别把朴刀,或者手里拎根哨棍是不让进学校的。但我很快把双截棍也放弃了,原因是它在我自己脑袋上敲出来的包比在敌人脑袋上敲出来的多。

小学时代的架大多是单挑,因为一张玻璃糖纸类似的纠纷难以呼吁起众兄弟一起为你两肋插刀。而中学时代的架就越来越多地呈现出群架的特点。这也是我前面说过中学时代的架常常是说着说着就打不起来了的原因。

中学的时候,纠纷发生时,常常不会当即动手,往往是各自撂下句:你等着!然后分头回去拉赞助,邀帮手,准备武器。等人邀了乌泱泱一大帮了,里面不想真打人就越多,而且两边互相认识的人也越多,最后再一聊为啥打啊?都忘了。

我真正参与的群架不多,但有一场确是痛快淋漓,让我记忆深刻。初三那年,我们班上去重庆市里头春游,在快中饭的时候,我们在街上找馆子吃饭,饭馆还没找到,前头发生纷乱了。赶到前面一看,原来是有四五个小痞子拦着我们班的班花和另一个女同学在调戏。

那个时候的我们,还是很有集体主义的观念的。出门在外,男同学看待班上的女同学,就像一个男人看待自己的女人一样。自己的女人遭调戏了,那还了得!是可忍孰不可忍!?也不知是谁喊了声“打!”我们近20个狼崽子就扑上去了。。。

打架的快感就在于那丧失理智,疯狂出手的那一刻:眼睛发红,牙根咬紧,兴奋得直哆嗦,完全不知道痛。那一刻人性统统丧失, 爆发出来的是兽性,不,也不是兽性,是兽性了得!

那天我们这帮兽性了得的狼崽子们打得完全忘了我,我和另一个同学把那个为首的小痞子追得跑了有一里地,打得成了血葫芦都不肯罢手。我同学用的是他的内装有装满饭的铝饭盒的军挎包当流行锤猛抡,我是用的我的武装皮带的铜头往头上抽。

把那几个小痞子都打得血染阴沟了,我们才住了手,饭馆也顾不上找了,赶紧溜回了厂里。。。

回到学校检视人员伤损,人员完好无损。再检视武器装配,我同学的铝饭盒砸瘪了好几块地方,我的武装皮带的扣飞掉了,不知道是在那些痞子中哪个的肉中,还是掉重庆的大街上了。

本来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知哪里走漏的风声,人家还是查到我们厂来了,因为有两个人被打坏了。

那天班主任在班里查,让那天动了手的同学站出来。大家一片静默。

班主任就说:没得人承认啊?打架时候你们不是英雄得很吗?然后就很严肃地逼视我们。

我那个时候就是血热啊!就像刘胡兰说“这里就我一个共产党员”一样站起来说:我动手了。

班主任朝我瞟了一眼,一副很痛心疾首的样子,然后说道:你们这些娃儿也是勒,把龟儿子些了脚杆打断就可以了嘛。说完就扭头出了教室,全然不顾身后像小树林一般举起来的小手杆,“老师老师,我也动手了”“老师老师,还有我”。。。

后来这事儿也不了了之了,因为我们厂不属于地方管,自己有部队的,所以警察来了也没办法。再说是对方找事儿在先。最后厂里出钱赔了点医药费算是了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