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不浪漫 (十)

Posted: January 14,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我还没来得及弄清“四癞子”外号的来历,“山羊”就换马子了,新换的这个是外厂过来借读的。当时我们厂去重庆市聘请了几名退休的老教师,有几个还是什么特级教师。虽然学生的成绩还没见怎么提高,但我们学校的名声居然就传开了。于是,附近的厂,只要和我们厂有点关系的人家,都努力把自己的娃往我们厂送。

在这些借读的孩子里,有个女孩子很漂亮。家里给她在我们厂招待所借了一间屋子,她一个人住在那儿。一个单身的女学生,而且是很PP的,于是来到我们厂后不到一个星期,厂里的众多流氓们立刻就围了过去。狼多肉少怎么办?那就抢吧,抢的手段自然还是打。

那丫头或者也不是什么善茬儿,或者是那个时候我们这帮小屁孩儿普遍没有正确的人生观,总之,她看见有人为她打架似乎很enjoy,那个时候,似乎女人的美的评判标准就是有多少男人为你打架,打得有多狠。

外部矛盾好解决,高下就分了。“山羊”团伙以绝对优势驱逐了其他垂涎肉味儿的狼。但问题出在如何解决内部矛盾上。

那个时候,对于我们这些2B孩子来讲,“义气”二字是对男人的最高评价,说一个人有义气就像我们今天说谁又CLASS一样让人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老大们也往往以显示出“义薄云天”来带领弟兄。

于是,麻烦就来了,当“山羊”知道他想泡的马子他的兄弟(们)也想泡,于是就推让起来,他的兄弟看到他推让,不知道是因为惧怕呢,还是想和他比比谁更义气,于是也推让起来。这帮2B孩子抢东西还在行,让起东西来就很拙劣,反正让到最后, 那丫头的归属权完全变成了模糊状态,即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更不属于他。不知道这种状态是不是那个丫头的本意。

我那个时候不过是个提供数学作业以及偶尔望望风的马仔,所以这种推让的折磨没有落到我的头上。

很多人估计不会理解,为什么一个本来应该前途光明的四有青年,却整天和一帮2B小流氓们混迹在一起。说实在的,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就觉得当你被别人白了一眼,你自己还没怎么着时,你身边已经有人拍案而起这种情形简直像春药一样让我们能high了又high,每次架还没打,架前那种枕戈待旦,出征前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就像毒品一样让我们迷失,我们被那种为兄弟情谊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豪情和柔情感动得痛哭流涕。

如果上帝给我权力说:你可以改变中国的一个政策,但仅此一个。我想,我要改变的是计划生育政策。千万别跟我说什么“想致富,少生孩子多种树”的大道理,我就是觉得,如果一个人不能体会兄弟姐妹之情,将是人生非常大非常大的缺憾。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Panda says:

    2B是爪子?

  2. lefteyefocus says:

    2B=SB。

    北京话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2啊!”就是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傻啊!”俗称的2傻子是也。

  3. Panda says:

    hmmm,重庆娃娃也喜欢把B挂嘴边?

  4. lefteyefocus says:

    我又不是在用重庆话写,用方言写东西是要被边缘化地。

  5. bcloud7 says:

    偶的人生比较缺憾。只帮表弟打过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