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不浪漫 (十一)

Posted: January 15,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我的马仔身份持续了基本上整个高一。到高一快结束时,我从马仔的身份迅速地提升到兄弟的身份,原因并不是因为我在某场架中立下了什么汗马功劳,而是因为我老爸被提为厂长,没多久厂党委书记退休后,没找到合适的接替人选, 他又兼了党委书记。“山羊”的老爸是给厂领导开车的,所以他老爸成了我老爸的司机,而我成了“山羊”的兄弟。不但“山羊”,就连他二哥,都对我格外客气。

于是我也变得和“山羊”一样,基本成了无架可打的人。而且在架友圈内,我也被渐渐地边缘化,因为我从架友变成了衙内。权力真是个好东西啊!张姐姐说了,对于女人,权力是最好的春药;我要说,对于男人,权力是最牛逼得暴力。

升入高二的我,因为没架可打,青春的荷尔蒙无处安放。无架可打,使得我英雄气渐短,儿女情渐长,而我本质上还算善良,所以也干不出满街寻林冲娘子调戏的勾当。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就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就在我闲得蛋疼的时候,我们那个小破学校的校花向我出手了,我也兴奋地接了招。。(详见“文青是怎样练成的”)

我兴奋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位校花和众多黑老大,和准黑老大们传过不少绯闻, 能从社会上的大哥手里戗马子,是很牛逼很有面子的事情。这个时候我敢于在社会大哥们的头上动土,一部份原因是根据绯闻传说,校花最多算个准马子,另一部份原因是,我已经是个衙内了,郎过嘘朗过哦!?

这个时候我体现了一个有文化的半流氓和没文化的纯流氓的区别,我和校花没有像“山羊”和“四癞子”一样直奔杀猪房,我们很有耐心地在课上传纸条。这传纸条实在是比打架更有效地消耗我多余的荷尔蒙,多少个夜晚,我挑灯夜读,就为了让我的纸条更有文采些。

然而,让我彻底和半黑社会告别的不仅仅是校花的纸条,而是“老虎”的血和命。我上高二的时候,“山羊”没能继续升学,招工进了厂,继承他老爸的职业,也当司机去了。我是那帮架友里唯二的升到高二的,另一个升到高二的架友名字中带个虎,我们都叫他“老虎”。就是这个“老虎”用他的血和命换来了我的洗心革面,彻底告别了半黑社会的生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