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10

巴子红楼(二)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乱弹琴

冯渊:在应天府版上发50包子了,大家去Re吧。 

冯家丁甲:排!BTW,啥喜事啊? 

冯渊:后天我成亲! 

冯家丁乙:不排包子也恭喜! 

薛蟠:在应天府版上发100个包子,大家去Re吧。 

薛家丁甲:排!BTW,啥喜事啊? 

薛蟠:今天买了一个标致的丫头! 

薛家丁乙:不排包子也恭喜! 

——————– 

冯家丁甲:一个丫鬟引发的血案!金陵一霸薛蟠,倚财仗势,放纵豪奴打死我家主人! 

冯家丁乙: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我上访一年无人理会,还把我当精神病关了三个月! 

贾雨村:打死人了竟白白走了!?权大于法啊!这样下去天朝将不再天朝,咱们游行吧!咦?怎么发不了贴? 

门子:大人,你的帖子里有敏感字。 

贾雨村:哪个字是敏感字? 

门子:大人您到任应天府,难道没有抄一张本省的“敏感字列表”? 

贾琏:为一个捡来的丫头居然吵到打死人。。。ORZ!熬夜看完了八卦,突然想替薛蟠说几句公道话。虽然薛蟠以前做的事情有些争议,但这次我真的为薛蟠不值。薛蟠买丫鬟也是付了钱的,冯家要找也应该去找把丫鬟卖个两家的骗子,找薛蟠JJWW干什么? 

王子腾:看不下去了,简单说两句。既然丫鬟已经在薛府了,就算你说你先付了定金,违反合同了最多退你定金就是了,你凭什么只要人不要钱啊?薛蟠给你钱,你应该拿了钱就走就是了,或者你要显得有骨气,连钱也不要,转身就走,更加光明磊落。最后你上人家门上抢人,人家正当防卫把你打死了,你的家人事后到处说薛蟠坏话,真不像话! 

史鼎:我真不想跳这个坑,这么说吧,反正,这如果是我的话:一我不会去买被拐卖的女人做老婆,即使买来也是给人家父母送回去。二如果我真买了的话,最后卖方没有货付的话,我最多讨回定金,就那么几个钱,还争得死去活来的,丢人不?三即使要争也应该找卖人的拐子去争,薛蟠也付了钱,也是受害的消费者,不追讨奸商却说善良的消费者的坏话的行为是非常可鄙的。四既然非要找人茬儿,就要自己承担后果,结果后果出来了自己去无法承受。我靠,匪夷所思啊! 

夏金桂:按说我不该说话,但是就这么P大点事儿,而且都是华人,还非要又要告官,又要严惩的,还是各自都退一步吧,给彼此留个面子。 

贾宝玉:听说冯渊本来是素爱男风,不喜女色的,没事儿你瞎改什么性取向啊。。。 

薛蟠:我靠!坑还没平呢?你们继续挖,大爷我进京玩去了,不陪了。。。 

薛宝钗:当今皇上要选小老婆了,不知道我能被选上不,好紧张哦。。。 

门子:大人,您的帖子该好了吗? 

贾雨村:改好了,总算没有敏感字了。题目是《冯渊和薛蟠,两个男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大家都别吵了,我来说点内幕。我善于善能扶鸾请仙,乩仙说事情的真相是:死者冯渊与薛蟠原系夙孽,今狭路相遇,原应了结。今薛蟠已得了无名之病,被冯渊的魂魄追索而死。其祸皆由拐子而起,除将拐子按法处治外,余不累及。。。 

门子:强力support楼上。 

—————————– 

薛蟠:姨夫家住着不错啊,给大家show几张PP,大家猜猜照片里的这个小门是干嘛的? 

薛宝钗:死太监,不就是少给了他几个钱,居然让画官把我画得那么丑,害我没被选上。哼,不过我也算没白进宫一趟,我顺了几样贴服你的首饰出来。。。 

门子:老板给了一个U 10%,求建议。。。

巴子红楼(一)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乱弹琴

林如海:万能的buzz,请问最近有谁从苏州飞南京么? 老婆病逝,岳母来信商量将小女送去寄养。我工作繁忙,哪位大侠如果正好去南京,烦请送小女一程。哦对了,我计划让小女下月初二动身。 

张如圭:Bless! 

冷子兴:LZ,我听说有人最近要去南京,我帮你问一下。 

贾雨村:听说LZ的大舅子,二舅子都在南京做公仆?不知官居何位? 

林如海:楼上请暂时不要歪楼,要歪50楼以后再歪,好吗? 

贾雨村:随便问一下嘛,又不是成心想歪楼。哦忘了说了,我下月初去南京。。。 

———————– 

林黛玉:睡不着,冒个泡, Ooo Ooo ooOoo 

雪雁:跟着冒泡。小姐为啥睡不着? 

林黛玉:明天就要离开老爸了,舍不得啊。 

雪雁:pat pat。小姐真是孝女啊!不过老爷似乎不想给你找个后妈,老爷又忙,怕没人照顾你。再说你在这里也没个兄弟姐妹,听说你外婆家男男女女一堆人,肯定好玩。 

林黛玉:嗯,我爸也说别让我在他眼前添乱。 

雪雁:小姐,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要带我一起走啊。 

林黛玉:别瞎说了,到时候我谈恋爱了,嫁人了,你还能真跟我一辈子啊? 

雪雁:我帮你们迭被子铺床呗。 

林黛玉:听着不错啊。。。咦?咋就咱俩在这? 

雪雁:3am了,别人都在睡觉吧? 

林黛玉:我也困了,接着睡觉去了。 

雪雁:别呀,你还没说到底带不带我去南京呢。 

林黛玉:我先想想,等我睡醒再说。 

雪雁:。。。 

——————– 

林黛玉:新人报道,请多关照。 

李纨:奔一个! 

林黛玉:啥叫奔一个? 

李纨:就是贴一个7寸以上正面免冠大头照。 

林黛玉:为啥要奔啊? 

王夫人:这是我们南京的规矩,新人来了都要奔的,不奔不好混。 

林黛玉:这个。。。 

雪雁:小姐,就奔一个吧。 

林黛玉:你怎么不奔? 

雪雁:你平时都不给我照相,我拿啥奔啊? 

林黛玉:好吧,那就闪奔一下吧。五分钟以后撤掉。 

贾探春:咦?刚才还不知道“奔”是啥意思,这会儿“闪奔”都明白了? 

贾琏:哇塞!大美女啊! 

贾迎春:表哥,我告你LD去,凤姐,你快来看你老公啊! 

王熙凤:谁叫我呢?谁叫我呢?咦?有人奔了?运气不错,刚好赶上!长得不错啊!南京的WSN们赶紧上啊! 

贾宝玉:有漂亮MM奔了?哪儿呢哪儿呢?,哇!太漂亮了吧!这位MM是不是拿别人的照片奔的?我怎么看着觉得眼熟啊? 

林黛玉:我看你还眼熟呢?你是不是上辈子欠我钱? 

袭人:我咋就没觉得有多漂亮呢?看着病歪歪的,估计身体不好,MM吃什么药? 

惜春:漂亮的一般读书成绩都不好,MM读过大学么? 

林黛玉:《四书》我刚开始读。 

贾宝玉:除了主ID,MM有马甲么? 

林黛玉:我没有马甲。 

贾宝玉:那我送MM一个马甲吧,你看“苹苹”怎么样? 

林黛玉:必须要有马甲么? 

贾宝玉:一般者名ID都有马甲,不然骂人不方便。比如说王熙凤的马甲有“凤姐”,“泼辣货”,“琏二嫂子”,我的马甲有“混世魔王”,“二爷”,“爱哥哥”。 

林黛玉:你说啥就是啥吧,我要倒时差去了,MUA~~~,大家GR。。。

诸事不宜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侃大山

农历:八月十五

干支:虎 乙酉月 乙亥日

凶神宜忌:大煞,五虚,重日,元武,诸事不宜

既然诸事不宜,于是早点睡觉。

又由于诸事不宜,于是连梦都不敢做。

果然是诸事不宜,夜里两点了小小左开始翻烙饼似的折腾,一边翻腾,一边哼哼唧唧地说着他的外星语言。。。

只好抱起他来,刚一抱起,他的大脑袋就沉沉地往我肩上一搭,小呼噜声就起来了。但刚要把他放下,他马上又开始哼哼唧唧。如此三番五次后,我投降了,只好抱着他在屋里溜达,还给他哼几个不成调的有关月亮的小调,比如说“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抱着小小左到窗前,朝东的窗户看不见月亮,但是可以看见灰白的云影,想必月亮是从云层里露出脸来了的。月光从云层上反射进屋里,投在小小左的脸上,又圆又白的,倒像个月亮。。。

月光似乎有安神作用,小小左这回真的睡熟了。不过,我却被弄得睡不着了。。。

十二年前的中秋,波音767载着我去国离家,在万里高空的云层上看月亮,没有觉得月亮更近,反而像是更远了。。。

这以后的中秋,就再也没吃过月饼。万里相隔连婵娟都不能共了,还吃什么月饼?当然,我有更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爱甜食。。。

偏偏有位孩子不识相,对我说“有肉馅儿月饼啊,是咸的。。。”

我无语。。。

哎呀,忘了“诸事不宜”了,诸事不宜,赶紧刹住,睡觉!

为了两只老鼠。。。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侃大山

秋天来了,天暗得早了,才七点多钟,天空像被六分浓的墨洇透了一样。。。 

本来在这个时间,Shahalee Way上应该车流繁忙,今天却很诡异,向前望去,及从后视镜中望去,都看不见哪怕一盏车灯,只有我这一辆车在向坡下行驶。。。 

在刚刚经过那个Welcome to Sammamish的牌子的时候,突然看见路中间有一只老鼠,哦不,是两只老鼠,一只大的,一只小的。小老鼠大概刚学步不久,奔跑得很奋力,但是步履很蹒跚。。。 

我知道这段路有时会有鹿横穿公路,我不知道老鼠也会在这里横穿马路。怎么办?躲闪?紧急刹车?还是当什么也没有,径自开过去? 

径自开过去最安全,而且它俩那么小,轮子不一定会压到它们吧?可是可是,万一压到了呢? 

躲闪,向左躲还是向右躲?它俩在跑,车子也在跑,相对速度好难计算啊,万一没躲过去怎么办?万一躲得过一个躲不过另一个怎么办? 

刹车!后面没有车,不会追尾,当然是刹车!一声尖利的刹车声打破了Sammamish和Redmond边界处的宁静。。。 

也许是因为上面的思想斗争耽误了宝贵的0.1秒时间,刹车有些晚了,车还是像两只小老鼠滑行过去,我似乎看见了老鼠们惊恐的眼神。。。 

于是猛向右打方向,右边是山坡,在这条路上走了几年,居然从来没有想起要看看这路外的山坡有多陡,有多深。。。 

车身开始倾斜,方向开始失控,我左半脑在想恐怕今天会车毁人亡,右半脑在想不知道今天的月亮够圆了吗? 

以为在死亡接近的时候会恐惧,不知为啥那一刻却觉得心思格外地澄明,还就真的从右边的窗角处瞟到一眼月亮,月亮像白莲花一样在云里穿行。。。 

幸好车里就我一人,如果有妻子儿女,我还要不要为不伤及两只老鼠做出紧急刹车的决定?我很怕做选择,尤其是谁轻谁重的选择。好在只有我一个人在车里,选择就简单了很多,我是最卑微的。。。 

唯一稍微担忧了一下的是,如果世人知道我是为两只老鼠而死,会不会很丢人?不过我不说,世人是不会知道这点的。。。死后的我,自然也很有信心保守这个秘密。。。 

一秒钟后,车在做了一个不完美的漂移后,右边的前轮悬空,并没有冲下山坡。。。 

两秒钟后,两只老鼠已经消失在公路左边的灌木丛中,连声“谢”都没有。。。 

赵传兀自在CD里没心没肺地喊“摇滚是种人生态度”。。。 

我兀自坐在车里想,不知道那只大老鼠是公的还是母的。。。

右眼明媚,左眼忧伤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瞎扯淡

傍晚的时候,小小左开始哼哼唧唧起来,这是他发出讯号:该带我出去遛弯了。。。

于是简单地穿戴了一下,把小小左塞进baby seat里,绑好,出发。。。

漫无目的行驶在路上,每到一个路口前,抛硬币决定向左,还是向右。。。

没多久,车子开始行驶在一条杳无车烟,绿树浓荫,限速35 Mile的乡间公路上。。。

从来没有到过这里,也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方,从后视镜里观察了下小小左,黑亮的眼睛四处探望着,似乎他认识这条路一样。但是他还不会说话,所以什么也告诉不了我。干脆也不抛硬币了,油门踩下去,加速到50 Mile,管它通向哪里,就开到这条路的尽头吧。。。

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子经过一座白色的廊桥,右面是一片虽然宽阔但是有垠的牧场,左面是一片虽然宽阔也是有垠的玉米地青纱帐,小小左这个时候在后面又开始哼哼唧唧,这是他发出讯号:就把车停这吧,我想下去走走。。。

当然,他还不会走,所以是我抱着他走走。右面牧场的被白色的栅栏围住,白色的栅栏伙同远处的白色马厩,在夕阳下明亮得晃眼。远处有几匹黝黑的骏马或许在低头吃草,或许在思考,只有那时不时甩动一下的马尾在告诉我,那不是雕像。。。

抱着小小左走到廊桥上,桥下的河水竟然意外地宽阔,河水在夕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也是在远处,有几只不知道是野鸭还是水鸟在或许是嬉戏,或者是沐浴,河水裹挟着波光从桥下寂静无声地流过。。。

真的是寂静无声,唯一能听到的是耳边有缓慢的气流在经过,这个声音,让世界显得更寂静了,让这世界显得更更寂静的是,远处时不时甩动的马尾,和那些拍打在河面上的不知是野鸭还是水鸟的翅膀。。。

小小左突然意气风发,将小手噼噼啪啪地拍在桥上的栏杆上,嘴里同时在呢呢喃喃,整个一个“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现代注解。

拍栏杆和呢喃碎语这两件毫不搭架的事情不知怎么合在一起了,手势豪放,声音婉约。东门的天空,还积攒着层层墨黑的油云,而西面的天空却是夕阳,是金色的晚霞,东面是雨,西面是晴。为了与自然保持高度和谐,于是我是右眼明媚,左眼忧伤。。。

在极端寂静的时候,又尤其是黄昏的时候,身体里总会有种莫名的忧伤袭来,似乎是忧伤一切都留不住,一切都在无声地但是坚决地溜走。随着夕阳点点坠落,忧伤也像退潮一样退却,明媚渐渐升起,想起了蔡康永的《有一天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有一天
这些都会过去的
想到这结果
我就欣慰

再怎么累死人的爱
再怎么累死人的恨
都会过去

失眠
被冤枉
交通阻塞
长得不好看
都会过去

真是令人赞欢啊
生命怎么能订制得这么仁慈
又这么冷淡

你爱收集的
到底是我们的笑啊
还是泪

你不必回答我
不管基于内疚
还是怜悯
你都不必回答我

因为你已经够贴心了
你有向我再三保证了

有一天
我这些微不足道的疑惑
也都会过去的
也都会过去的

在夕阳完全坠落在山的那头后,金色的晚霞变成了一抹抹绯红,车灯亮起,以55 Mile的速度行驶在来的路上。几乎是在车子启动的同时,小小左就头一歪睡着了,我把radio关了,在车噪声里辨别小小左从后面传来的细小却有穿透力的呼噜声。。。

睡吧小胖子,一切都会过去的。。。

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侃大山

MITBBS上有人把我前些日子贴的几张白云蓝天的图又挖出来了,帖子的题目叫《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当时贴的时候还没感觉太多,这些天,西雅图的雨季已经来临了,在这湿湿淋淋里,倒真让我觉出一些“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