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眼明媚,左眼忧伤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瞎扯淡

傍晚的时候,小小左开始哼哼唧唧起来,这是他发出讯号:该带我出去遛弯了。。。

于是简单地穿戴了一下,把小小左塞进baby seat里,绑好,出发。。。

漫无目的行驶在路上,每到一个路口前,抛硬币决定向左,还是向右。。。

没多久,车子开始行驶在一条杳无车烟,绿树浓荫,限速35 Mile的乡间公路上。。。

从来没有到过这里,也不知道这条路通向何方,从后视镜里观察了下小小左,黑亮的眼睛四处探望着,似乎他认识这条路一样。但是他还不会说话,所以什么也告诉不了我。干脆也不抛硬币了,油门踩下去,加速到50 Mile,管它通向哪里,就开到这条路的尽头吧。。。

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子经过一座白色的廊桥,右面是一片虽然宽阔但是有垠的牧场,左面是一片虽然宽阔也是有垠的玉米地青纱帐,小小左这个时候在后面又开始哼哼唧唧,这是他发出讯号:就把车停这吧,我想下去走走。。。

当然,他还不会走,所以是我抱着他走走。右面牧场的被白色的栅栏围住,白色的栅栏伙同远处的白色马厩,在夕阳下明亮得晃眼。远处有几匹黝黑的骏马或许在低头吃草,或许在思考,只有那时不时甩动一下的马尾在告诉我,那不是雕像。。。

抱着小小左走到廊桥上,桥下的河水竟然意外地宽阔,河水在夕阳的照耀下波光粼粼,也是在远处,有几只不知道是野鸭还是水鸟在或许是嬉戏,或者是沐浴,河水裹挟着波光从桥下寂静无声地流过。。。

真的是寂静无声,唯一能听到的是耳边有缓慢的气流在经过,这个声音,让世界显得更寂静了,让这世界显得更更寂静的是,远处时不时甩动的马尾,和那些拍打在河面上的不知是野鸭还是水鸟的翅膀。。。

小小左突然意气风发,将小手噼噼啪啪地拍在桥上的栏杆上,嘴里同时在呢呢喃喃,整个一个“把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现代注解。

拍栏杆和呢喃碎语这两件毫不搭架的事情不知怎么合在一起了,手势豪放,声音婉约。东门的天空,还积攒着层层墨黑的油云,而西面的天空却是夕阳,是金色的晚霞,东面是雨,西面是晴。为了与自然保持高度和谐,于是我是右眼明媚,左眼忧伤。。。

在极端寂静的时候,又尤其是黄昏的时候,身体里总会有种莫名的忧伤袭来,似乎是忧伤一切都留不住,一切都在无声地但是坚决地溜走。随着夕阳点点坠落,忧伤也像退潮一样退却,明媚渐渐升起,想起了蔡康永的《有一天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有一天
这些都会过去的
想到这结果
我就欣慰

再怎么累死人的爱
再怎么累死人的恨
都会过去

失眠
被冤枉
交通阻塞
长得不好看
都会过去

真是令人赞欢啊
生命怎么能订制得这么仁慈
又这么冷淡

你爱收集的
到底是我们的笑啊
还是泪

你不必回答我
不管基于内疚
还是怜悯
你都不必回答我

因为你已经够贴心了
你有向我再三保证了

有一天
我这些微不足道的疑惑
也都会过去的
也都会过去的

在夕阳完全坠落在山的那头后,金色的晚霞变成了一抹抹绯红,车灯亮起,以55 Mile的速度行驶在来的路上。几乎是在车子启动的同时,小小左就头一歪睡着了,我把radio关了,在车噪声里辨别小小左从后面传来的细小却有穿透力的呼噜声。。。

睡吧小胖子,一切都会过去的。。。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redapple00 says:

    为什么要这么伤感? 不好的都会过去,现在的和将来的都是好的和幸福的。我们都还很年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