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MS码工的鸡零狗碎(五)

Posted: October 13,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10/12/2010 星期二

还是只睡了4个小时,从窗口看出去,天灰蒙蒙的,不知道阴晴。有一架飞机正飞过从窗子里看出去的那片天空,看方向,是往SeaTac去的。

躺在床上思考一个问题:人为什么要起床?每个人都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起床,然后度过一天?

一阵疼痛让我意识突然清醒了,这个疼痛发生在嘴里,我长了个口疮。昨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口疮在夜里不期而来?曾经读过一个54页的医学报告,报告分析了口疮生成的病理原因,但是在第54页的结论是:口疮的真正病理原因医学界还没有一个共识。

不管口疮的病理原因到底是什么,口疮带来的疼痛让我起了床。

一个上午都耗在会议室里了,又是Marketing那边的奥莉召集的会,还要求dev和test也要参加,她是不是觉得我们在9天后就要RTM的时候没有什么别的更有意思的事情可做?

我认识的每一个码工都对这种Marketing会议不胜其烦,Marketing会议往往对码工造成严重的人格扭曲,比如说我,在这样的会议里我几乎无话可说,所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对所有人的发言保持微笑。

两个小时以后,我怀疑我嘴角的肌肉遭到了永久性损伤。又是口疮又是肌肉损伤,对于我的嘴来讲,今天真是个糟糕透顶的日子。

婶婶昨天说今天会再打电话给我,但是到了中午12点,我还没接到她的电话,于是我把电话打了过去,结果是叔叔接的。叔叔的声音听上去很低沉,背景声里却传来Oprah兴奋高昂的声音,当然,应该是从电视里传来的,叔叔不像是那种能和Oprah搞到一起去的人。

但是叔叔这样的人看Oprah的节目也是够反常的了,一个码工,尤其是个50来岁的码工,什么情况才会对Oprah的节目产生兴趣?我更加担心叔叔的状况了。

“你。。。在看Oprah?” 我试探地问。

“哦,不是,我只是来客厅拿一下报纸,刚好你来电话了。” 叔叔回答。

我稍稍松了口气,但是同时也觉得叔叔确实有点跟不上这个时代了,现在哪个码工还读报纸?

婶婶大概是在厨房拿起了电话的分机,婶婶拿起电话后,叔叔挂下了电话。婶婶告诉我,叔叔昨晚几乎没怎么睡觉,今天一早,穿戴整齐,甚至挎起了他的laptop的皮包,然后走到沙发边坐下开始看电视。问他有什么计划他什么也不说。最后大概是被问烦了,去车库摆弄当年12岁的左罗玩的火车模型。

这个时候,Outlook里的appointment alert跳了出来,今天是我们六个码工的monthly lunch day。除了睡觉时间外,我们六个好像从来没有同时呆在家里过。我们也不可能有时间像《Friends》里一样每天聚在Central Perk,为了加强交流,我们每个月有个lunch together的聚会。今天我们约的是去building 34的cafeteria。

在Bill Gates还没有退休时,鲍波每次走到34楼前的那片停车场时就开始神情肃穆地寻找穿越停车场的最短路径。他之所以这么做是他相信Bill Gates每天都躲在办公室的窗户后观察那些在园区里穿梭的MS员工。Bill Gates会给那些他认为时刻在最求高效和精致算法的人连升三级的promotion。

但是Bill Gates退休后,鲍波就把这个习惯抛在脑后了,今天麦可把这个“最短路径”的习惯复习了一下,好久没有最求最短距离了,使得今天这段路显得格外地短。也许麦可找到的路确实是真的最短?

吃饭的时候听见邻桌有两个人在讨论最近上映的电影《Social Network》,我们一桌共同觉得《Inception》会更对我们的胃口。我一直就想去看《Inception》,但一直没有去,我突然意识到我已经快一年没有看过电影了。

下午Yuki抱着一个纸盒来我办公室,纸盒里装了一堆印着Microsoft字样的咖啡杯。她说今天她去Company Store,正好看见这杯子在On Sale,于是她买了一堆回来,组里每人都有一个。

“我都不敢再喝咖啡了,再喝下去估计要得癌了。呃,不过,我还是拿一个吧。。。” 我有点语无伦次。

Yuki举着盒子让我选了一个咖啡杯,我选完后她没有转身离去,我办公室里出现片刻静默。

“那个是你吗?看着真年轻” 还是Yuki先打破静默。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原来她看到的是我Samsung SyncMaster 245BW上左罗的照片,那是左罗大学三年级那年在MS做internship时在building 33后面那片日本枫下照的。

我把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给Yuki讲关于左罗的事。我很高兴我可以和一个我婶婶以外的人谈谈左罗。

也许是因为口疮,也许是因为拉伤的嘴角肌肉,也许是因为叔叔,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今天下班走得格外的早一些。

6点的时候,是MS附近的路最拥堵的时候,我的车在40街上向西慢慢挪动。有时候云和阳光会呈现出一种你从来没有见过的形状,在这样的云和和阳光下的城市也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你从来没有去过的陌生地方。

今天的夕阳,暮云,和Redmond就是这样。其实交通可能根本没有那么繁忙,大家不过都是静静地坐在车里,默默地看西边的太阳和云一起由金黄变成橘红又变成深红。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itoddx says:

    不占沙发了,歇一歇

  2. jing says:

    b4 楼上一下  :P

  3. iceburg says:

    嗯,坐沙发!

  4. 阿穆 says:

    我还在想大家都是在哪里追捧这个文呢。 原来在这里。 顶!

  5. skywalker2011 says:

    BD BD~~~

  6. jiankentwo says:

    对鲍波和 Yuki 的一些怪想法很有些共鸣,有 “噫,微斯人吾谁与归” 的窃喜,更多的是想穿越回去对 10 年前的自己断喝一声 get a life, m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