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MS码工的鸡零狗碎(七)

Posted: October 16,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10/14/2010 星期四

麦可一大早就带着我的行李箱赶飞机去了,我和汤米也早早地被他的动静给弄醒了。既然醒了,就早点去office吧,于是我们8点就到了公司。

刚走进办公室时就接到婶婶打来的电话,她从来没有这么早给我打过电话。

“今天一早你叔叔又一个去车库摆弄火车模型去了。我觉得不能让他一个人这么下去了,我得好好和他谈谈。” 果然是叔叔的事。

“哦,谈得怎么样?” 我问。

“不怎么样,我想找个话头,但是他只是专注在他的火车模型上。于是我只好做出也对他的火车模型很感星期的样子来。左拉,你知道吗?它已经比你上次看到的时候大了两倍了,有铁路,有桥,有山,山脚下有教堂,有超市,山腰上是一排排房子,山顶上还有。。。” 婶婶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

“还有什么?” 我问。

“还有。。。山顶上还有一个。。。” 婶婶还是没说出来。

“怎么了婶婶?没什么事情吧?” 我有点担心地问。

“左拉,山顶上有一个小白房子。我问你叔叔为什么有个孤独的小房子建在山顶上。他告诉我说,那是左罗住的地方。。。” 婶婶说完这句话,我们都沉默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开口了:“我明天飞一趟Palo Alto吧?”

“你能来吗?不会影响你工作吗?”

“应该不会的,明天是周末。” 其实,下个星期就RTM deadline,我们早就没周末了,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你能来太好了!以前你叔叔总说,如果他不在MS做,他可以自雇做一个consultant,但是好像现在满世界都是consultants。你知道你叔叔这个人,他从来就不是那种很勇于竞争的人。。。” 婶婶又和我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在跟一个在Bellevue的travel agent订了明天下午的票后,我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昨天晚上stress test的两个failures上来,可是脑子似乎一片空白。离deadline已经如此之近,还有两个failures!

今天整个building 7好像就我一个人在。麦可飞Cupertino了,当然不会在,但是汤米跑哪去了?还有Yuki,也没见踪影。今天连email也格外的少,快到中午了才收到八封,而且全是看完title就可以删掉的email。

“半个小时内,如果有一个人过来跟我说句话,我一定给他100美元。” 我在心里打了个赌。

结果没有人出现。

“半个小时内,如果有一个人过来跟我说话,我要给他200美元!” 我在心里又打了个赌。结果还是没人出现。

“半个小时内,如果有人过来和我说话,他就得给我1000美元!否则我就杀了他!”

结果在第25分钟的时候,肖恩出现在走廊里。

“你怎么没去开会?” 肖恩问。

“开会?啥会?”

“Marketing的会。”

“啊!?我Calendar上没有啊!” 我一边故作惊讶地说,一边知道,我一定是在接到meeting invitaion时,就随时删除了。我一见到”marketing”这样的字眼,就压抑不住去点delete键的欲望。

肖恩也没说什么,问了几句failure的处理情况,然后匆匆走了。等他消失在走廊里,我才想起我忘了管他要1000美元了。

下午的时候,汤米,yuki,还有肯特一起回来了。他们在Buidling 18开完会,又一起吃了午饭。我第一为错过marketing meeting而有些懊恼,同时我又觉得我为此而懊恼又些不正常。

下午3点多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没吃午饭,于是去cafeteria买点吃的。building 8的cafeteria这个时候已经关了,我只好去building 16的cafeteria。走出building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在下雨。我缩了缩脖子,走进了雨中。

我们楼前的那片停车场停满了车,在从车中间穿过时,我突然担心我会不会被这一片车的气场影响也变成一辆汽车。最近开始越来越多地为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担心。在看MSFT的quote时担心,虽然它对我的穷富几乎毫无影响;担心自己对学习东西和创造东西失去热情和感觉;担心公司里曾经到处都是的那种骄傲和快乐被一点点腐蚀掉;担心科技发展,经济增长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担心deadline成为努力工作的唯一动力。

6:30回到家,没有人在。汤米早不在办公室了,我还以为他已经回来了。去隔壁apartment看了看,也空无一人。今天真可以算上是The Day without People了。

8点多的时候,人们陆续回来了。鲍波心情好像也不很好,回到家就把自己锁在自己屋里了。艾理边进门边和朋友在电话里说:我可不想再写code了。。。苏珊在门口抱了一大堆袋子喊人帮忙,我帮她把袋子里的冷冻食品和罐头都搬进了屋。然后,汤米也回来了,身后带着几个朋友。

汤米身后的几个朋友里居然站着Yuki,汤米告诉我们,今天是他的生日。

对于我们码工来讲,记得住自己生日的除了自己的妈妈,也就剩下自己了。Yuki是汤米邀请来参加Birthday party的。

还没来得及和Yuki说话,婶婶又来电话了。“你叔叔飞去西雅图了!我图书馆下班刚到家,看见他在桌上留的条。”

“啊?!几点的飞机?我去接他去。”

“飞机应该已经到西雅图一会儿了。”

叔叔有我住的地方的地址,但是他从来没有来过。夜里门牌号看不清楚,于是我走出去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秋天的夜里,屋外有一点冷。

过了一会儿,Yuki也走了出来,在我旁边坐下,一言不发地递给我一瓶啤酒,355ml的啤酒瓶在她的小手里显得格外地大。

“我叔叔从加州飞过来,大概一会儿就到,我在这儿等他。” 我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Yuki还是没说话,只听到夜晚的风声和头顶树叶哗啦声,起码几十张树叶应声飘落。

“今天你去那个marketing meeting了?会开得怎么样?” 我换了个话题。

“还是那样,没啥有用的东西。” Yuki回答。

“嗯,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忘了今天这个会了,可惜了。。。” 我说。

“可惜了?” Yuki有点疑惑。

“嗯。。。是的。”

“听着不太合逻辑啊。”

“嗯。。。是有点不合逻辑。” 我挠了挠头,脸在黑暗里略微红了一下。

终于有一辆福特在我们楼前停下来,车里驾驶座上坐着的正是叔叔。看来他自己租车开过来的。叔叔把车停稳后,并没有走下车,而是靠在车椅上,他的样子看上去有点醉熏熏的,希望他不是酒后开车。

“嗨,叔叔!” 我向叔叔打招呼。他不会还没看见我吧?

“嗨,左拉。” 叔叔回应我的招呼。看来他不是没看见我,但是他还是坐在车内没动。

“哦,这是Yuki,我的同事。” 我向叔叔介绍。

“你好,Yuki。”

“嗨,你好。”

见叔叔没动,我和Yuki走向前。我把车门拉开的时候,叔叔说话了,但是并没有对着我,而是对着方向盘说:“左拉。。。我每次看到你,都会想起左罗来。。。”

我扶着叔叔的胳膊把他搀下车,Yuki走到另一边搀住他另一边的胳膊。进屋的时候,汤米的Birthday Party已经开始了,大家看见我们扶进一个50多岁的老头来,小小地骚动了一下。我向大家简单地介绍了下我叔叔,就和Yuki把他扶进了麦可的房间,让他躺在麦可床上。

“你去和汤米他们玩吧。” 我对Yuki说。

“没事儿,我怕人多。” Yuki回答。

“那些你本以为会万岁万岁万万岁的东西,怎么一夜之间就完了呢?” 叔叔突然说话了,但好像不是对我或者Yuki说的,像是在自言自语。“人老了,做得再好也就是图一个活着。”

“别这么讲,事情没那么糟。” 我试图安慰叔叔。

“这是你们的世界了。” 叔叔边说边盯着天花板。隔墙party的音乐咚咚咚地传过来。“你们的世界了。” 叔叔又喃喃地说了一句。

过了一会儿,叔叔就在麦可的床上睡着了。我和Yuki悄悄向后退出房间,在合上屋子的门前,我把屋内的灯关了,屋子里只剩下麦可的两台computer的绿色的LED在诡秘地闪烁。。。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jiankentwo says:

    发现 coder 还真是同一物种啊,有着这么多的类似点 — 至少年轻时:
    1. 就算是周末,时间控制也习惯性精确到分钟,哪怕是最 routine 的事情。例句:上周六 10:23 分才出门买菜。
    2. 认为自己在 matrix 里,至少 on a certain level,这样就比较容易解释汽车为什么会有气场了。盼望能见证系统调整,哪怕代价是自己变成汽车。
    3. 担心错过,哪怕是无谓的事。
    4. 担心自己太有激情以致不客观;担心自己激情不再。

  2. […] 最近写《码工》一文,尤其是我还在文字中刻意塑造一个仇恨Marketing的主人公,写得思维更加码工化了。掌握市场比写一段高效的代码要难多了,许多好的想法,好的产品都用了几年,甚至十几年才找到市场,比如说:传真机,复印机,手机,电子音乐播放器等等,反正单子长了去了。 […]

    • jiankentwo says:

      如果 coder 往 ux design 方向发展,再需要帮助 define 一些 features,就离 marketing 很近很近了 — 最后会发现很多时候在分析别人的思维方式,往往这时候才发现自己以前的思维方式其实是少数人的思维方式,汗ing…
      当然更广义的 marketing 往往需要 balance 的东西更多了,那个单子上很多东西的前生后世令人唏嘘,比如 apple newton… 😉

  3. jing says:

    哈哈 楼上怎么用了Spaces的ID 做自己的板凳阿。。。

    故事越来越伤感了。。。。

    • jiankentwo says:

      +1

      希望别太悲情 — coder 们虽然表面上看不上喜剧,但往往骨子里希望所有的事情(包括生活里面)一开始就有优雅的 design,结局都是 bug 至少大 bug 都被 fixed,everyone’s happy.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