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MS码工的鸡零狗碎(九)

Posted: October 23,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听聊斋

10/22/2010 星期五

过去几天全力投入到RTM的赶工上去了,原定10/21的RTM永不例外地延期了,不过还好,只延期了一天,今天凌晨2:30,最后一个bug被fix了。更准确地讲,应该是最后一个我们决定要fix的bug被fix了,其它被resolve为by design,external,或者在backlog里注明是known issue。

剩下的时间就是build,deploy,并在production的环境下测试,忙到下午2:30,这个product的这个version算是正式close了。

突然不用忙了,感觉的不是轻松,反而是有些空虚和无所事事。Yuki,汤米和我去cafeteria喝咖啡。Yuki和我在纸巾上计算如果把Starbucks现有咖啡种类两两结合创新一种品种的话,可以增加几种口味的咖啡,我们排除了几种明显不适合结合在一起的口味。

汤米说在新闻里看到,Starbucks最近申请了一个专利,他们研究出一种让水分子重组的方式,在这种组成方式下,水可以在2华氏220度时仍旧保持液态。专利的申请人曾经是名程序员。

最近我开始培养自己从end user的角度看问题,于是我问:“Starbucks要用那么高温度的水煮它们的咖啡么?谁会喝那么烫的咖啡?” Yuki开始计算一杯华氏220度的咖啡自然情况下要冷却到华氏100度,需要多长时间,得出的结果是大约50分钟。

等50分钟?50分钟后身体里的那种想喝咖啡的欲望早就过去了吧?

下班前,去了趟Bellevue图书馆,准备借几本有关Highway设计和建造的书,我那本在garage sale上买的似乎有点太老了。令我意外的是,这方面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新书,我在架上翻了半天才翻到一本:Handbook of Highway Engineering by Rober F. Baker,published in 1975年,比我那本还要老了三年。

老总胜过无,我还是将这本书check out了,在下个product cycle开始前,我就指着靠这本书来打发略微清闲的日子了。

回到家,汤米还没回来,他去pro club强身健体了。我去旁边窜门,鲍波似乎还没有从Ray Ozzie的离职带来的震惊里恢复过来,在自己屋里的白板上狂写C++ syntax的代码。苏珊和艾理不知道在哪里。我回到自己的apartment,倒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看那本才借来的Handbook of Highway Engineering。

我边翻边想,有的书里的内容永远不会过时,一本书可以读一辈子,甚至传给子孙继续读,拿我手里的这本关于Highway Engineering的书来讲,30多年了,书里的一切还都适用。而关于computer的书,则是以分钟计地在更新。想象一下一本1975年的computer书本里会写什么?大概是能看到这样的句子:“今天大部分个人电脑都配有一种叫做硬盘的设备,它可以让你存储多达三本辞典的数据,”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苏珊进来了,后面跟这Yuki。Yuki说周末了她没什么事,过来看看我们这边大家在做什么。

苏珊看见我手里的书,接过去翻看,Yuki坐到她身边一起看。苏珊看见那些空无一车的Highway和Highway ramp,不住地感叹并不断地表达如果自己能开着车在上面驰骋就爽了。Yuki则发现Highway engineers和码工们一样,有自己部落的语言,充满了字母缩略语。

记忆字母缩略语对我来讲是件相当困难的事,到今天我都不能说出RAM是哪三个单词的缩略,我把整个字母缩略当做一个新词来记忆和理解,永远搞不清每个字母后面是什么。

“你们听这一段。” 苏珊捧着书开始念:在不适合的地方安装交通灯会导致以下结果:一,大量的拥堵;二,不服从交通灯指示;三,选择非最短路径以避免交通灯;四,增大车祸发生的概率。。。” 念到这里苏珊若有所思地停住了,过了半晌来了句:“这个家伙结婚了吗?”

这个时候汤米和艾理都回来了,大家约了去Bellevue去吃晚饭,然后去酒吧喝酒。我不记得我最后喝了多少,但我记得我最后问Yuki:麦可的房间空着,你要不要搬来?。。。

Advertisements
Comments
  1. amysu0329 says:

    哇,总算更新了啊~~

  2. jiankentwo says:

    华氏220度? 220 Fahrenheit = 104.44 Celsius
    貌似加个锅盖就能做到,不需要把水都转基因了… 😉

    • lefteyefocus says:

      通过加压很容易提高水的沸点,但是以改变分子结构的方式提高沸点,哪怕是提高到101摄氏度,也是很不容易的。

      这个例子说明nerds喜欢用“科技含量更高”的方式去做可能其它方式很简单就能做到的事。而且他们做这些事可能不是为了实用,而只是因为有挑战,好玩。

      但是,历史上很多巨大的进步,都是一些本来没有任何实用价值的发明和技术带来的,当初没有,后来产生了巨大作用,或者说因这些没有实用价值的技术引发了有实用价值的技术。

  3. CTcoolL says:

    板凳
    ps
    RAM是random access memory 前一段上课刚讲过 哈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