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乱弹琴’ Category

巴子红楼(二)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乱弹琴

冯渊:在应天府版上发50包子了,大家去Re吧。 

冯家丁甲:排!BTW,啥喜事啊? 

冯渊:后天我成亲! 

冯家丁乙:不排包子也恭喜! 

薛蟠:在应天府版上发100个包子,大家去Re吧。 

薛家丁甲:排!BTW,啥喜事啊? 

薛蟠:今天买了一个标致的丫头! 

薛家丁乙:不排包子也恭喜! 

——————– 

冯家丁甲:一个丫鬟引发的血案!金陵一霸薛蟠,倚财仗势,放纵豪奴打死我家主人! 

冯家丁乙: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我上访一年无人理会,还把我当精神病关了三个月! 

贾雨村:打死人了竟白白走了!?权大于法啊!这样下去天朝将不再天朝,咱们游行吧!咦?怎么发不了贴? 

门子:大人,你的帖子里有敏感字。 

贾雨村:哪个字是敏感字? 

门子:大人您到任应天府,难道没有抄一张本省的“敏感字列表”? 

贾琏:为一个捡来的丫头居然吵到打死人。。。ORZ!熬夜看完了八卦,突然想替薛蟠说几句公道话。虽然薛蟠以前做的事情有些争议,但这次我真的为薛蟠不值。薛蟠买丫鬟也是付了钱的,冯家要找也应该去找把丫鬟卖个两家的骗子,找薛蟠JJWW干什么? 

王子腾:看不下去了,简单说两句。既然丫鬟已经在薛府了,就算你说你先付了定金,违反合同了最多退你定金就是了,你凭什么只要人不要钱啊?薛蟠给你钱,你应该拿了钱就走就是了,或者你要显得有骨气,连钱也不要,转身就走,更加光明磊落。最后你上人家门上抢人,人家正当防卫把你打死了,你的家人事后到处说薛蟠坏话,真不像话! 

史鼎:我真不想跳这个坑,这么说吧,反正,这如果是我的话:一我不会去买被拐卖的女人做老婆,即使买来也是给人家父母送回去。二如果我真买了的话,最后卖方没有货付的话,我最多讨回定金,就那么几个钱,还争得死去活来的,丢人不?三即使要争也应该找卖人的拐子去争,薛蟠也付了钱,也是受害的消费者,不追讨奸商却说善良的消费者的坏话的行为是非常可鄙的。四既然非要找人茬儿,就要自己承担后果,结果后果出来了自己去无法承受。我靠,匪夷所思啊! 

夏金桂:按说我不该说话,但是就这么P大点事儿,而且都是华人,还非要又要告官,又要严惩的,还是各自都退一步吧,给彼此留个面子。 

贾宝玉:听说冯渊本来是素爱男风,不喜女色的,没事儿你瞎改什么性取向啊。。。 

薛蟠:我靠!坑还没平呢?你们继续挖,大爷我进京玩去了,不陪了。。。 

薛宝钗:当今皇上要选小老婆了,不知道我能被选上不,好紧张哦。。。 

门子:大人,您的帖子该好了吗? 

贾雨村:改好了,总算没有敏感字了。题目是《冯渊和薛蟠,两个男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大家都别吵了,我来说点内幕。我善于善能扶鸾请仙,乩仙说事情的真相是:死者冯渊与薛蟠原系夙孽,今狭路相遇,原应了结。今薛蟠已得了无名之病,被冯渊的魂魄追索而死。其祸皆由拐子而起,除将拐子按法处治外,余不累及。。。 

门子:强力support楼上。 

—————————– 

薛蟠:姨夫家住着不错啊,给大家show几张PP,大家猜猜照片里的这个小门是干嘛的? 

薛宝钗:死太监,不就是少给了他几个钱,居然让画官把我画得那么丑,害我没被选上。哼,不过我也算没白进宫一趟,我顺了几样贴服你的首饰出来。。。 

门子:老板给了一个U 10%,求建议。。。

巴子红楼(一)

Posted: September 28, 2010 by lefteyefocus in 乱弹琴

林如海:万能的buzz,请问最近有谁从苏州飞南京么? 老婆病逝,岳母来信商量将小女送去寄养。我工作繁忙,哪位大侠如果正好去南京,烦请送小女一程。哦对了,我计划让小女下月初二动身。 

张如圭:Bless! 

冷子兴:LZ,我听说有人最近要去南京,我帮你问一下。 

贾雨村:听说LZ的大舅子,二舅子都在南京做公仆?不知官居何位? 

林如海:楼上请暂时不要歪楼,要歪50楼以后再歪,好吗? 

贾雨村:随便问一下嘛,又不是成心想歪楼。哦忘了说了,我下月初去南京。。。 

———————– 

林黛玉:睡不着,冒个泡, Ooo Ooo ooOoo 

雪雁:跟着冒泡。小姐为啥睡不着? 

林黛玉:明天就要离开老爸了,舍不得啊。 

雪雁:pat pat。小姐真是孝女啊!不过老爷似乎不想给你找个后妈,老爷又忙,怕没人照顾你。再说你在这里也没个兄弟姐妹,听说你外婆家男男女女一堆人,肯定好玩。 

林黛玉:嗯,我爸也说别让我在他眼前添乱。 

雪雁:小姐,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要带我一起走啊。 

林黛玉:别瞎说了,到时候我谈恋爱了,嫁人了,你还能真跟我一辈子啊? 

雪雁:我帮你们迭被子铺床呗。 

林黛玉:听着不错啊。。。咦?咋就咱俩在这? 

雪雁:3am了,别人都在睡觉吧? 

林黛玉:我也困了,接着睡觉去了。 

雪雁:别呀,你还没说到底带不带我去南京呢。 

林黛玉:我先想想,等我睡醒再说。 

雪雁:。。。 

——————– 

林黛玉:新人报道,请多关照。 

李纨:奔一个! 

林黛玉:啥叫奔一个? 

李纨:就是贴一个7寸以上正面免冠大头照。 

林黛玉:为啥要奔啊? 

王夫人:这是我们南京的规矩,新人来了都要奔的,不奔不好混。 

林黛玉:这个。。。 

雪雁:小姐,就奔一个吧。 

林黛玉:你怎么不奔? 

雪雁:你平时都不给我照相,我拿啥奔啊? 

林黛玉:好吧,那就闪奔一下吧。五分钟以后撤掉。 

贾探春:咦?刚才还不知道“奔”是啥意思,这会儿“闪奔”都明白了? 

贾琏:哇塞!大美女啊! 

贾迎春:表哥,我告你LD去,凤姐,你快来看你老公啊! 

王熙凤:谁叫我呢?谁叫我呢?咦?有人奔了?运气不错,刚好赶上!长得不错啊!南京的WSN们赶紧上啊! 

贾宝玉:有漂亮MM奔了?哪儿呢哪儿呢?,哇!太漂亮了吧!这位MM是不是拿别人的照片奔的?我怎么看着觉得眼熟啊? 

林黛玉:我看你还眼熟呢?你是不是上辈子欠我钱? 

袭人:我咋就没觉得有多漂亮呢?看着病歪歪的,估计身体不好,MM吃什么药? 

惜春:漂亮的一般读书成绩都不好,MM读过大学么? 

林黛玉:《四书》我刚开始读。 

贾宝玉:除了主ID,MM有马甲么? 

林黛玉:我没有马甲。 

贾宝玉:那我送MM一个马甲吧,你看“苹苹”怎么样? 

林黛玉:必须要有马甲么? 

贾宝玉:一般者名ID都有马甲,不然骂人不方便。比如说王熙凤的马甲有“凤姐”,“泼辣货”,“琏二嫂子”,我的马甲有“混世魔王”,“二爷”,“爱哥哥”。 

林黛玉:你说啥就是啥吧,我要倒时差去了,MUA~~~,大家GR。。。

天天都是愚人节

Posted: April 1, 2009 by lefteyefocus in 乱弹琴

有一阵子没更新了,倒不是因为我这个话痨改邪归正了,而是因为不好意思了。

本来是开块地,自己呆里面胡说八道穷得瑟,发正米有人认识我。但是自从曝光后,开始变得矫情了。这说明,从本质上,我还是蛮羞涩滴。

在做个简单粗暴的2B还是个道貌岸然的装B之间挣扎了良久,最后毅然地选择了前者。这个选择其实就挺2B的,不过,这不正好从骨子里证明了我做出的是正确选择吗?

证明步骤就从略了,不然又是个悖论推导,这段时间已经被一些问题伤透了脑筋。在离不惑之年还有两步之遥的年龄,依然还很多惑。本想读读书,解解惑,那天读书,读到一句:朋友值千金,转天读另一本书,又有一句:视千金如粪土,作为一个理科生,我不可避免地进行了逻辑换算得出“朋友如粪土”的结论,实在是让人倍感幻灭啊!

那天看到李国豪的墓志铭,很长一段E文,但总结成两句中文就是:“一日未尽人生路,一日错信路漫长”。大概表达的意思就是生命无常。让我困惑的是,对于无常的生命,是应该倍加珍惜呢?还是肆意挥霍呢?

于是又是头大中,于是就想骂老天:你是不是以为每天都是愚人节啊!?你觉得很好玩儿吗?!

老天的脾气或者是太顽劣,或者是太驴倔,你越挣扎,它越来劲,不把你的生命拧巴成一团烂麻花不算完。等你放弃挣扎了,它也觉得没劲了,或者弄点小甜头给你想引你继续和它玩。神马“关了一扇门,就给你开了一扇窗”啊,其实就是老天在逗你玩儿。

大多数人都像我似的脾气好,纵然不情愿,也硬着头皮陪老天继续玩。但也有那么个把脾气暴的,像LESLIE,六年前的今天,纵身一跳,文华酒店外“嘭“地一响,分明是一声娇叱:人家再不要陪你玩了!

LESLIE跳下去了,岁月依然静水一般不惊不澜。LESLIE的迷人风采,财富名声只是在世人眼里的,那个要啥木啥的简爱声嘶力竭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上帝面前我们是平等的。

是啊,老天玩谁不是玩啊,少你一个LESLIE CHEUNG,还有天下芸芸众生呢。于是,我等蝼蚁继续缺心少肺或鼠昧鸡贼地,不做挣扎或略做挣扎地,满腔不忿或瞎B凑合地,让老天把我们的生活玩得像狗血电视剧一样。

右眼如是说:”也许,其实,人生很简单,只是,人们把它搞得很复杂。“ 是啊,但是除了摧残同类和人为复杂化,作为蝼蚁的我们玩神摸?

我发现我还是不擅长讲道理。就像再好的文章,一要总结中心思想段落大意就变得恶俗无比而且还驴唇不对马嘴。但是即使一篇吃喝拉撒的流水帐,每个人都能在隐秘的细节里寻找来自不同原因的快感。

如果有人一直读到这行,我真服了U了!你不知道。。。今天愚人节啊!?

。。。。。。